致命親愛的 第558章 558 會死的

目錄:致命親愛的| 作者:殷尋| 類別:都市言情

    忘憂散。蔣璃沒見過忘憂散,她曾經所有的熱情和期待都在跟左時精心改良的配方上,她從沒問過左時手里那張殘缺不全的配方是從何而來,因為在她眼里,經常走南闖北的左時

    ,見過那么多世面的左時,得到一些個配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左時邀請她一同對配方進行改良,并將配方起名為:封痛散。他們根據原配方現有的氣味原料性質彌補缺失的氣味原料,并且針對其中一道氣味原料進行替換性重組……蔣璃摸著羊皮,心口陣陣滯悶,說不上來什么感覺,就像是有什么情緒想要往外鉆卻鉆不出來。一張配方,改良到最后直到臨床階段,她終于還是跟左時發生了分歧,她

    隱隱覺得封痛散并非良方,就像是有預感會出事一樣,但左時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堅持甚至強勢。那是他們第一次為工作而爭吵,而且吵得不可開交。現在,封痛散的原配方就在她眼前,她手里捏著的就是上了千年的忘憂散,里面刻著的一些氣味原料她是見過的,還有些是封痛散上沒有的,但根據她和左時的分析,最

    后補上的氣味原料跟原配方上的原料功效差不多,唯獨……秦二娘聽蔣璃這么說,臉上的冷意褪去了些,再開口時也少了剛剛的陰陽怪氣,“我不想交出秘方,一是因為它是秦川的財富,是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二是因為就算給你,

    這個秘方你也用不了。秘方里的泫石早在百年前就找不到了,這也是秘方留到至今不能再用的原因。”

    蔣璃沒說話。

    陸東深開口了,沖著的是秦族長,“秘方不能用這件事族長是知道的吧?”

    一句話落下,秦族長臉色尷尬得很,饒尊見狀什么都明白了,一聲冷笑,“怪不得,如果秘方能用的話,我想你也不會答應得那么痛快吧。秦族長,你這招玩得挺損啊。”明知道秘方的情況卻不提前告知,痛快應允不過就是為了先誆蔣璃治好秦天寶。這個老狐貍也是打了如意算盤的,一來是想著秦二娘對祖輩留下來的東西極為重視,輕易

    不會拱手讓人,二來就算真給出去了,也就當拿個廢方子做人情打發他們走,秦川也不會損失什么。只是千算萬算,秦族長應該沒算到秦二娘將方子一亮出來就把話說得那么明白,一時間下不來臺。通過這么一遭事,秦二娘還多少讓饒尊刮目相看,不管她告知原料的事

    是為了解恨還是要蔣璃知難而退,至少是讓他們心里有數了。秦天寶聽得清楚明白,詫異地看著秦族長,很顯然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秦族長在這些個林林種種的眼神逼視下顏面盡失,趕忙做挽回,“既然前人能列出原料,那一定就

    是存在的,只要存在就一定能找到——”

    “找不到。”秦二娘潑了秦族長一頭冷水。

    秦族長噎了一下,“那……”那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么合適。

    誰都沒再說話,一時間室內陷入沉寂之中。蔣璃沒理會之前的紛爭,始終細細摩挲著手里的羊皮。泫石,最終真的就卡在泫石上,當初左時那張殘缺的配方里,其中的一個原料就是泫石,而左時當時替換下來的原

    料也是泫石,這種近乎絕跡了的原料實在太難找,就算有也是少量。

    找到原配方是蔣璃的最后希望,她想看看泫石是不是真的就是原配方的主要原料,現在看來的確如此,她心中唯一那么一點的期待也消失殆盡了。

    目前唯一知道的泫石原料是在季菲手里,但江山圖里能有多少泫石?也不過是背水一戰。

    “大漠深處……”蔣璃喃喃,“想要找到,只能到大漠深處碰運氣。”秦二娘見她果真是個懂行的,嘆了口氣,“泫石據說是只存在于大漠深處,蔣姑娘,不是我打擊你,暫且不說大漠深處危險重重,哪怕是你真的深入大漠腹地,想找泫石也

    不是件容易事,如果泫石真的存在這世上,那市面上總會有流通的。”

    這也算是這么久以來秦二娘對她說的最真切的一句話了,蔣璃何嘗不清楚尋找泫石的艱辛?更甚者是送了命也未必找的到。

    秦二娘留下秘方走了。

    秦族長也不好意思多加逗留,臨走前對他們又是一番解釋,“請你們相信我,我真的沒想到會有這么難找的原料……”

    二人走了后,蔣璃將皮子一拿窩在靠窗的寬大椅子里若有所思。陸東深知她的心思,走上前靠在窗子旁,摸了摸她的頭,“囡囡,別為難自己。”不為難自己,就得讓陸東深為難,還有四年前深受其害的無辜者,更重要的是,雖然陸東深始終隱忍不說,她也能看得出來,他的個人情況是加重了,他會時不時去揉手

    臂,而且越來越頻繁,這段日子以來,她想盡辦法從他的飲食和入口的東西著手,盡可能將他的癥狀一再拖延,可她清楚知道,她所用的辦法都是治標不治本。

    一直沉默的阮琦開口了,一臉內疚,“對不起,我當初真的不知道……”“以后的事你哪能預料?”蔣璃知道她為什么事道歉,將手里的皮子折好,“你是原料商,也是要賺錢生活的。”她曾經怨過阮琦,覺得她居心叵測,但接觸這么長時間下來

    ,自然就知道阮琦也是個心思澄明的姑娘。

    “所以,”阮琦接過她的話,態度堅決,“如果你一定要找泫石的話我幫你,我會在圈子里打聽一下,實在不行,就算去大漠我也陪你。”

    蔣璃沒料到她會這么說,微怔一下,少許后說了句謝謝。

    饒尊不同意,“開什么玩笑,你們兩個姑娘跑大漠?不準去,不就是泫石嗎?我叫人翻天覆地也給找出來還不行嗎?”

    陸東深的態度也不容反駁,“還會有其他辦法,所以打消找泫石的念頭。”

    蔣璃攥著皮子,她沒表態,但心知肚明,沒有其他辦法。秦天寶坐在房間的角落,他沒跟秦族長走,聽見他們在討論大漠泫石的時候臉色就有些難看,見最后蔣璃沉默不語又不像妥協的架勢,他戰戰兢兢開口,“蔣姑娘,你、你不能去大漠……會死的,你一定會死的。”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