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411 章 叫我女皇大人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迅速調動神識,在這一刻猛地爆發,強大神識力量向著天子眉間轟去!

    “啊啊啊!”

    天子發出一聲哀嚎,抱著自己腦袋痛苦倒地,顯得極為痛苦。

    趁這時,李中南上前一步,伸掌狠狠拍擊在天子的丹田上。

    轟!

    天子丹田內存儲的浩瀚靈氣化為烏有,人也痛暈過去。

    “結束了。”

    李中南面無表情道。

    開什么玩笑!

    自己氪了這么多金,要是還沒辦法教別人做人,本大爺氪他干嘛!

    區區入魔之人,小意思啦。

    納蘭潔從地上爬起來,拂去身上的灰塵,慢步走上那至尊之位,泰華王朝萬人之上的位置,多少年來,多少強者,為了這個位子付諸性命。

    納蘭潔衣袖一揮,瀟灑的坐在王位上,俯視眾人,“眾將士聽令!前天子走火入魔,廢其天子之位!日后,本宮便是你們的女皇!爾等可清楚否?!”

    “臣等定將效忠于女皇大人,誓死追隨!”

    “臣等定將效忠于女皇大人,誓死追隨!”

    皇宮內外的將士向著納蘭潔表衷心,聲音久久回蕩在皇宮內外。

    方碩上前向納蘭潔行禮:“女皇大人,這前天子如何處置?”

    看著那還有些許魔氣纏繞在周圍的天子,納蘭潔下令道:“關押于大牢深處,永生永世不得離開那大牢半步!”

    “遵命,女皇大人。”方碩現在大氣不敢出,更不敢得罪納蘭潔。

    “哦,對了。”納蘭潔突然想起有些人對她的處于這個位置很不滿,“方碩!你不是很反對本宮嗎!之前的種種行為本宮可沒忘!”

    方碩一驚,后背直冒冷汗,嚇的跪在地上求饒:“女皇大人,之前是我的錯,我...我該死,我不該...”

    “好!”

    納蘭潔沒有讓方碩繼續講下去,她可沒心情去聽他解釋什么,“來人!給本宮把方碩拖下去!仗斃!”

    “不要啊!女皇大人!我真的不敢了!不要啊……”方碩做著最后的掙扎,然而并沒有什么用。

    “我要讓所有人知道,不順從我的人,只有一個結局!只能死!”納蘭潔英氣風發,“如若還有人敢質疑本宮,后果自負!”

    納蘭潔“友善”的看著眾人,并以微笑示人。

    眾將士后背一涼,這微笑好慎人啊。

    納蘭潔揉了揉太陽穴,“都退下吧,本宮有些累了。”

    “臣等遵命。”

    “李峰主留步。”納蘭潔叫住李中南,“今日多謝你助本宮登上這皇位,你可真有本事。”

    “哪里,哪里,要夸我就夸些別人不知道的。”李中南謙虛的說。

    納蘭潔笑笑:“沒想到,你還真把金礦給搬空了。”

    納蘭潔不知有多心疼,這李中南本事居然能大到一會兒就把金礦給搬空了。

    李中南大笑道:“哈哈哈哈,我的本事女皇大人還是不要去想象了,因為你永遠想象不到。”

    說完,李中南霸氣的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納蘭潔看著李中南離去的背影,想挽留,去忌憚李中南的實力。也許這次是他心情好幫助她登上這皇位,若有一天他想奪這皇位,自然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李中南是頂尖的強者,有了他泰華王朝不會畏懼其他任何一國。真是有利有弊啊,真是個讓人頭疼的男人。

    李中南大步離開,回到南天門峰。

    “峰主好!”

    “峰主好!”

    南天門峰弟子們氣勢如虹,李中南今天的表現讓他們大吃一驚,那入了魔的天子就如此輕易的被李中南打敗了。

    李中南心情大好,“嗯嗯,好,都好。”

    天神老怪走上前,對李中南說:“主人,邊境那邊還沒有傳消息過去。”

    “呀!”李中南拍了拍腦瓜子,“我給忘了邊境的事了。”

    天神老怪汗顏,這都能忘。

    “走,快隨我去邊境,其余人等在南天門峰侯命。”李中南匆匆丟下一句話,便與天神老怪趕往邊境。

    “是,峰主!”

    要說氣勢,還是南天門峰厲害,回聲久久在南天門峰上空回蕩。

    “兒啊,這都什么時辰了?這李中南還沒傳令來嗎?”陳老將軍在這馬背上坐的都腰酸背痛了。

    “父親,這我也不清楚啊。”

    陳修看著這天從艷陽高照,到黃昏,再到現在夜幕降臨,李中南既沒有現身,也未曾傳信。兩國將士就這樣面對面站了一整個下午。

    “參見李峰主。”泰華王朝的士兵看到李中南前來,趕忙行禮。

    陳修一瞬間喜笑顏開:“爹,那就是李峰主。”

    張苞看到李中南也甚是興奮,只是他比陳修更穩重,并沒有表現的那么明顯。

    “原來此人就是李中南啊。”陳老將軍觀察著對面將士無比尊敬的李中南,“此人確實不簡單,從內而外都散發著一股王者風范,也難怪修兒和張苞對他如此充滿敬意。”

    李中南看到對面六國聯軍,朝著陳修等人走去。

    六國聯軍的士兵,不知李中南想要做什么,紛紛舉起手中的兵器,嚴陣以待。

    陳老將軍舉手示意士兵們把手中的兵器放下,利落的下馬,走上前。

    “李中南李峰主,久仰大名。”陳老將軍向李中南微微作揖。

    李中南連忙上前,扶住陳老將軍:“這可使不得呀,陳老將軍。”

    陳老將軍近距離的端詳著李中南,確實生的英氣,王者風范。

    “李峰主果真是年輕有為啊,修兒和張苞一回來就不停的夸你呢。”

    “哈哈哈哈,陳老將軍過獎了,您現在的身手還是如此干凈利落,是晚輩佩服。”李中南意外的很尊敬陳連山,就連李中南自己都不敢相信。

    陳修推著張苞前來,激動道:“李峰主,這次您回來之后要去哪?”

    “我要去找我的妹妹,帶她回家。”李中南想起冰霜至今下落不明就很內疚,當初不應該讓她一個人回去的。

    陳修看到李中南臉上閃過一絲難過,便不再多問這個話題。

    一旁的張苞開口化解這尷尬的氣氛,“李峰主,我和阿修想跟著您,提升修為,鍛煉自己。”

    “跟著我?”

    “沒錯!”

    “沒錯!”

    二人同聲道。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