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4章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對于杜美莎的誤解,懵逼歸懵逼,但聽完她一番充滿誘·惑的賭約,再瞥了一眼她豐腴的嬌軀,扭動著的大肥豚,最后還是可恥地石更了。

    腦袋里,甚至突地閃過了,同她和小啞巴一起的畫面···

    有點亢奮,有點羞愧。

    邪惡了!

    “要不要,摸去陳冰的房間呢?”李中南感覺有點難以難耐,口干舌燥得很,要爆炸了一番。

    咯吱!

    就在他猶豫的片刻,房門又突然被打開了。一條黑色人影突然飆射到他的面前,并亮出一把長劍,刺殺了過來。

    李中南見狀一驚,當即就要反擊。只是,對方卻一聲怒斥:“打劫,不準動,舉起雙手來!”

    “女俠饒命啊。”李中南乖乖地舉起雙手,哭喪著臉道,“小的就一窮鬼,身無分無,你要劫也得找個土豪啊。”

    “哼,誰說我要劫財了?”黑衣蒙面女嘿嘿一笑,蕩笑道,“你小子有福了,本女俠看上了你的肉·體,不劫財只劫色。

    識相一點,你就立刻乖乖地脫掉衣服,然后按照我說的來···做!”

    “你···你休想!”李中南冷哼了一聲,一本正經道,“我李中南,堂堂八尺男兒,豈是你一個女賊能侮辱的?

    嗯哼,你就是殺了我,我都不會從了你的!想要玷污我的清白之身?我告訴你,門都沒有!”

    “喲喲喲,挺有個性的嘛,我喜歡!”蒙面女一陣蕩笑,手中的長劍輕微一抖,唰唰唰的一陣劍影閃爍起來。

    一塊,兩塊,三塊···

    隨著她手中的長劍的舞動,他身上的衣服就一塊塊地飄落而下。

    瞬間,就剩下一條褲衩!

    跟著,她手中尖銳的長劍,又慢慢地往下移動,從他的熊口處一直往下拖動著,最后停留在某處。

    “你從,又或者不從呢?”

    “女俠,別啊,小的家中嬌妻千千萬,就指望著它過活呢。”李中南怯怯地后退了舉步,糾結道,“我···我從了,你···你溫柔一點!”

    “溫柔啊,必須溫柔!”蒙面女扔掉手中的長劍,腳下一蹬,猛地就飛撲了過去,直接把他壓到了地板上。

    一個多小時后,房內歸于平靜。

    “姑爺,爽不爽,刺·激不刺·激,過不過癮?”陳小燕癱在地板上,喘著粗氣望著他,一臉的意猶未盡。

    啪!

    李中南抬手就是一扇,不好氣道:“刺激你個頭啊,你知不知道,剛剛差一點,我就一刀把你劈成了兩半!

    嗯哼,幸好你開口及時了一點,不然現在早就躺在棺材里了。你這小蕩娃,深更半夜的偷偷來找我,也不怕某個女人生氣啊。”

    “小姐叫我來找你的。”陳小燕嘿嘿一笑,道,“她想你了,有些話要跟你說說,吩咐我來請你去敘一敘!”

    “不去!”李中南輕輕一拍,道,“她以為她誰啊,想我了不會自個來這里找我,還派個丫鬟來請我去她哪里?

    嗯哼,這得多大的面子啊?”

    “不是,小姐說了,她對你有一種熟悉感。說是,想和你敘一敘,一起聊聊天,說說以前的事,這樣說不定能幫助她恢復記憶,然后就記起你來呢。”陳小燕聞言一急,道,“姑爺,她現在是失去了記憶,徹底忘記你了,又不是故意假裝不認識你的,你跟她賭氣干嘛?

    你這樣,萬一哪天,指不定她就被別人的男人勾搭走了呢。”

    “誰愛勾搭誰勾搭,我看蔡志華就不錯!”李中南嗯哼了一聲,道,“帥氣,成熟穩重。最重要的,是實力強悍,就是當天元宗的長老都沒問題的。”

    陳小燕聞言一愣,驚愕道:“姑爺,你不會吃醋了吧?”

    “有嗎?”李中南不好氣地瞥了她一眼,道,“我是在吃醋嗎?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好吧,姑爺,不去就不去了。”陳小燕猛地點頭,道,“現在小姐忘記你了,剛剛還說要盡快除掉你,要不是我攔著···

    咳咳,

    你這一去,要是不順著她,指不定她一個不開心,就要對你痛下殺手。這···這太危險,太可怕了!”

    “不是,你啥意思?”李中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悅道,“你是說,我李中南怕了她?嗯哼,趕緊起來穿衣服,帶我去會一會她!”

    竟然想除掉他?

    日了哈士奇的,他姓李的倒是要看看,她能不能下得了這個手。

    深夜十二點。

    某個酒店,某個包廂中。

    李中南一屁·股坐下來,就不好氣地瞥了黎月清一眼,“姓黎的,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家里尚有十八個小妾等著我回去恩寵她們呢。”

    “元士境的小修士,你好像很不情愿的模樣?”黎月清美眉略微一皺,道,“有幸得到我的邀約,卻不開心的,你是第一個!”

    李中南哦了一聲,問道:“這樣說來,你是經常深更半夜,約一些男人來···排解了?”

    “也不是經常,只是偶爾。”黎月清拿起一杯紅酒,搖晃著道,“我喜歡喝酒,有時候一個人喝,感覺沒什么意思。

    所以···”

    “偶爾你妹啊,所以你大爺啊。”李中南氣得,猛地拍案而起。

    沖著她,就是一陣怒吼,“姓黎的,勞資告訴你,你,黎月清,是我李中南的。以后,你再敢跟其他男人喝酒或者約會啊的,我就···就···就全部把他們給殺了!”

    一個人喝酒,沒意思,然后就請一些男性來陪喝?然后呢,喝完酒了,又感覺沒意思,繼續做點啥啊?

    日了!

    偶爾?一次都不行!

    “我以為,你要殺了我呢?”黎月清愉悅一笑,道,“看來,你確實很愛我,比我想象著都要愛!”

    “你···”李中南見她這不咸不淡的模樣,內心那是一個氣,兩個郁悶啊。真想,站出來就狠狠地給她一巴掌。

    不過,想到陳小燕剛說的,最后又給忍住了。萬一真惹怒了她,真把他給干掉了,這就悲劇了。

    深呼吸了幾口氣,壓下內心的煩躁,然后他再心平氣和地說道,“月清,我知道,你失去部分記憶了,你忘記了我。

    所以,我不怪你!

    只是,能不能求你一個事,在你完全恢復記憶前,不要···不要談戀愛。或者,給我一點時間,等我修煉上來了再說?”

    “可以,我可以答應你。”黎月清略微點頭,道,“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然話,就看我心情了!”

    李中南道:“不說一個,就是一百個都行!”

    “不需要一百個,只要一個就行。”黎月清昂了昂頭顱,道,“而且,非常的簡單。只要你退出武比,或者下一場比試,直接認輸就行!”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