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0章:恥辱啊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三兩個小時后,

    李中南攜帶著一臉滿足的楊慧寧,十指緊扣地走出了府外。

    跟在他們身后的陳彩萍,遲疑了一下,硬著頭皮向美少婦稟報道,“夫人,前些天,您吩咐奴婢處理掉見到老爺殺掉斯科特,后來又離開了府上的幾十個小賤人。奴婢···

    奴婢辦事不力,現在有幾個落到了托尼·洛克斯的手上了。此去城主府見紐約公主,有她們出來作證,對我們非常不利!

    屆時,證據確鑿,就算紐約公主有心要護著爺,當著她一干部下的面,她也不好意思徇私。

    恐怕,就算她不殺···”

    “夫人,都是奴婢的錯,請你懲罰奴婢吧!”說著,陳彩萍猛地就是一鞠躬,誠惶誠恐地低著頭,等待著美少婦的訓斥。

    “怎么搞的?這點事都辦不好?”李中南眉頭一皺,不悅道,“現在,被蒂英舒抓到了我的把柄,保不準這小妞要怎么整我呢。”

    是被蒂英舒給勒索怕了!

    洛克斐樂家族這位公主,一個無利不起早的小丫頭,現在卻親自來平陽城見他,鬼知道她肚子里憋著什么壞水呢。

    沒有證據還好,現在有了證據,肯定得往死里宰他的啊!

    出乎意料的,和李中南的不悅相比,而楊慧寧聽完后卻是沒有發怒,“你身上的傷,是托尼·洛克斯留下的?傻丫頭,就你這點實力,竟敢阻攔他進府,也不怕他殺了你?”

    美少婦沖她溫和一笑,跟著又伸出一只玉手,輕微地擦拭著她嘴角處的血跡。

    模樣,既有欣慰,又有心疼!

    陳彩萍一陣受寵若驚:“夫人,我沒事,只是···”

    托尼·洛克斯找到了不少證人的事,她也是剛知道的,本來已經做好接受懲罰的準備了,沒想到夫人非但沒怪她,反而心疼起她來。

    看來,

    剛剛被爺蹂躪了一番,她內心隱藏暴戾,壓抑等極端情緒,都隨著爺一次次的沖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變成了一個溫順,乖巧,充滿了柔情的小貓咪!

    “沒事的,晾她們也沒膽量,當著我的面指正你家老爺!”美少婦冷冷一笑,道,“惹蒂英舒不高興,她們最多也就是一死,但她們要是敢觸犯你家老爺。哼,蘇茜就是她們的榜樣!”

    “是,夫人!”陳彩萍嬌軀猛地一陣顫抖。美少婦的這聲冷哼,她陳彩萍聽在耳中,禁不住地就心神俱顫啊。

    十來分鐘過后,三個人來到了城主府外,在一個護衛頭目的帶領下,進入了一個大殿內。

    定眼一望,

    只見金碧輝煌的大殿內,兩邊都站有不少氣息強悍,修為至少都在七品以上的護衛,托尼·洛克斯等也在其中。

    而在大殿前方,

    則有幾個婀娜多姿,身材曼妙的少女,護著一個二十出頭,頭戴冰雪王冠金發女子。

    這位金發女子,就是蒂英舒了!

    幾年不見,無論是她的容貌,又或者身材,都變得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美艷性·感。尤其是前面兩只,即使裹了一層又一層,也看得一陣陣驚心動魄。

    昔日嬌嫩的臉蛋上,

    隱隱透露著的可愛和俏皮,已然消失不見。表情,很是高冷,昂著頭顱,目不斜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在她頭頂的王冠上,嵌著的一枚發簪,又使她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雍容華貴的韻味。

    有點女王范!

    “蒂英舒妹妹,幾年不見,你真是越發的清水出芙蓉,美艷不可方物了啊。”李中南的一雙抓賊眼,盯著她前面,“都說了,女大十八變,只是,你這變化也太大了吧?咳咳,長大了,你真是長大了啊,哥哥我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蕩笑著,喉嚨就禁不住地滾動了一下。咳咳,大是大了不少,就是不知道和以前相比,手感怎么樣了?

    “大膽狂徒,見到本宮,你還不快下跪!”蒂英舒被他的一雙淫眼看得,羞怒至極,猛地就拍案而起。

    本來,是不打算動怒,免得在一干部下面前失態的。但是,這個華國男人,真的太惡心,太狂妄,太可惡了,實在忍無可忍啊。

    她蒂英舒,

    親自來平陽城,并派心腹去上門邀請他,已經是給足了他的面,而他竟然···竟然躲在家里做最惡心的事,要她足足等了他幾個小時!

    這還不算,

    一見面,就又用惡心的眼神,盯著她重要的部位看個不停。更是,當著她一干部下的面調戲她,滿口惡心的話。

    兩只巨熊,都要被氣爆了啊!

    “跪你妹···啊,你這小娘們,對我干嘛了啊?啊,草民李中南,拜見公主殿下。”李中南被她怒斥的,一陣不悅,開口就破罵起來。

    只是,

    這人剛一開口,突然地就覺得身體失去了控制權一般,膝蓋一彎,碰的一聲響,猛地就在她面前跪了下來。

    然后,咚咚咚的,就磕了幾個響頭!

    “奴婢,陳彩萍,拜見公主殿下!”

    “民女,楊慧寧,拜見公主殿下!”

    跟隨著他,陳彩萍和美少婦,猛地也是一陣跪拜。和他相比,美少婦稍微好了一點點,在跪拜前,略微掙扎了一兩秒。

    嗯,

    一位九品元士,在蒂英舒的威壓下,也只能堅持個一兩秒!

    這···

    李中南看得,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中南·李,你是本宮的朋友,不必多禮,快快請起!”蒂英舒輕微一笑,一只玉手朝他揮動了一下。

    然后,

    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就直接把他托了起來。

    “小的,謝···公主殿下!”李中南臉色一陣陣的陰晴不定,盯著她看著,不斷地磨著牙齒。

    朋友,朋友你妹啊!有你這樣,逼迫朋友給你下跪磕頭的?真是日了狗了,他姓李的上不跪天,下不跪地,這輩子只跪過嫂子,

    而現在,

    卻被一個小娘們,逼迫著他當眾給她下跪磕頭!嗷嗷嗷,恥辱啊,這是這輩子以來,他李中南受過最大的羞恥!

    麻蛋的,氣死小爺,憋屈死小爺了。

    此仇不報非君子!

    不,

    他姓李的發誓,此仇來日若是不報,一定揮刀自斬,這輩子都不要當男人了,省得丟人現眼!

    “怎么了,華國男人,我的朋友,你好像有點不高興?”蒂英舒·洛克斐樂輕啟烈焰紅唇,戲謔問道,“你是不是覺得,你一個大男人,給我一個小女孩下跪磕頭,有**份啊?”

    “我···小的,沒有。”李中南咬咬牙,媚笑道,“公主殿下,你尊貴無比,美若天仙,高高在上,能見你一面,能給你磕頭,是小的祖上三輩子積了陰德,修來的福氣!”

    蒂英舒滿意一笑:“你知道就好!”

    哼,虛偽,惡心的男人,明明是不爽至極,恨不得狠狠地教訓她的,卻陪著笑臉一陣胡亂阿諛奉承。

    不過,

    怎么感覺,他的笑容有點···有點壞啊,看得她,只感覺心兒一陣陣的發毛。這個可惡的男人,不會是在打著什么壞主意吧?

    哼,

    管他打什么壞主意,現在不比以前,無論是綜合勢力,又或者個人實力,她蒂英舒都能徹底碾壓他的。就算是要怕,也得他怕她啊?管他打什么壞主意,現在不比以前,無論是勢力,又或者個人實力,她都能徹底碾壓他的。就算是要怕,也得他怕她蒂英舒啊?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