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5章 陷害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

    李中南聞言咽了咽口水,喉嚨禁不住地滾動了一下。

    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

    突然的,又看到了床上的一條內褲,中間的一塊,只是瞥了一眼。當即,全身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翻滾著,要噴射出來一樣。

    麻蛋的,反正納蘭不在,要不就委屈一下自己,幫一下她?

    寧蘭見狀一喜,又媚聲道:“中南,快點嘛,我···脹得太難受了。反正···你是海孜她爸。她來,和你來,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樣的。”

    “寧姐,我幫你買個吸奶器回來吧。”李中南突然開口道。

    話落,掉頭就走出去。

    要是換成以前,就算是女間諜,就算是要刺殺他來的,面對這樣的誘惑,估計他也是抵擋不住,拉下褲子就上的。

    現在嘛,聽到她提到了海孜,突然地,腦袋一下就冷靜了下來。

    跟女兒搶奶喝,這算啥啊?

    而且,被寧蘭知道的話,肯定是要跟他鬧的。到時候,女兒以后不就沒了媽媽?

    再獸血沸騰,都要忍住!

    走出房間,來到嬰兒床前,沉睡中的女兒,突然睜開了小眼睛,看著他發笑,沖著他搖著小手臂。見狀,禁不住一陣愉悅。

    嘿,女兒一定是在夸獎他。

    一時間,感覺心里頭,非常的輕松,非常的舒服。甚至,驕傲得很。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逗了她一會,跟著就起身出門。

    打算給她媽買一點營養品。

    而寧蘭躺在床上,過了許久,都依舊一愣一愣的。對于男人,她是非常了解的。清楚地知道,怎么去撩,怎么去點燃他們內心的欲火。

    直接投懷送抱,或者脫光了,是一點技術都沒有的。嗯,就跟她做的一樣,要是能沒想法的,除非是···

    太監!

    很顯然,她成功做到了。

    某人的呼吸,已經急促得不行。眼神,恨不得一口吃了她一般。但是,他竟然就這樣走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不偷腥的貓?

    難以相信!

    這是為什么呢?

    專情?

    開玩笑呢,在南港,他還有一個小情人的。

    想不明白!

    怎么辦呢?

    難道就這樣看著納蘭碧涵因為他的出現,而拒絕了奧多姆·華拿?這樣一來,屈身來這里當奶媽,換著法子討她歡心的努力,不就白白作廢了?

    不錯,她試圖色·誘某人,就是為了拆散他們!目的,就是促成納蘭碧涵和奧多姆·華拿的婚姻,而后以此攀上奧多姆·華拿這個影視界的大拿。

    剛開始,她是想誘惑他,要他忍不住,主動要求,到時候她就來一次激烈反抗,造成是他要強迫她的一個局面。

    后來,他忍住了。

    而她呢,面對年輕強壯的他,卻是出現了感覺。所以,內心干脆一狠,要來一次爭真槍實刀的。

    只是,想不到,這樣他都能拒絕。

    太驚愕了!

    非常好的一個男人!

    她這樣做,是不是太下賤了一點?

    話說,寧毀十座廟,不拆一樁婚。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而狠心拆散他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一時間,不由地,有點內疚起來。

    當年,在電視臺的時候,為了上位,當了某個大佬的情婦,拆散了他們的家庭,后來更是導致他家破人亡,她都沒有出現一丁點這樣的感覺。

    真是奇了怪了!

    想了一下,她就知道為什么了。

    以前在她看來,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一個個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就如某個大佬,為了占有她,潛規則她,各種下流和卑鄙的手段,無所不用。最后,時間一久,沒了新鮮感,害怕東窗事發,就一腳把她踹到了太平洋的另一岸。

    而他呢,面對她這樣的誘惑,并且不需要付出的,都能拒絕。

    難能可貴!

    刷新了她對男人的看法。所以,有所內疚,是很正常的。

    只是,想一下自己在國內的遭遇,以及來到美國后的種種不順。她就又覺得太不公平了,為什么納蘭碧涵可以過得這么好,而她寧蘭卻不可以呢?為什么納蘭碧涵可以有這樣好男人,而她寧蘭遇到的都是人面獸心的畜生呢?

    同樣都是女人,她寧蘭也不見得比她丑的,為什么呢?

    她不甘心!

    她要成為國際巨星,而不是找一個老實人嫁了得了。只是,有什么辦法,能保證一定可以拆散他們,并且讓納蘭碧涵對他死心的呢?

    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

    但是,繼續色·誘他,則肯定是不行了。看來,只能搏一搏了?

    當下,她拿出手機來,就撥打了一個電話。

    “我需要你的幫忙,做一個假視頻。”

    “沒問題,說說你的要求。”

    “強女干!”

    “我需要當事人的照片,聲音,身高,體型等資料。最好的,有相關的視頻。”

    “等下我發你。不過,你要處理的模糊一點,偶爾露個臉就行。要看的人,是比較了解的,不然會露陷。”

    “你放心,我是最專業的。當然,肯定是無法做到完美,毫無破綻的。能不能成功,主要看的是,你如何來使用。”

    “我知道!”

    ······

    下午四點。

    唐人街,某個律師事務所。

    兩個職業女人走了出來,其中一個開口道:“寧蘭老師,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平時都是加班到很晚的呢!”

    納蘭碧涵輕微一笑,道:“有點事。”

    笑容,甜蜜得很。

    另外一個女子見狀又調侃道:“是不是···家里有人等著呢?”

    “你又知道!”

    “你臉上都寫著‘我戀愛了,我很幸福’一行大字,我想不知道都不行啊!”

    “有嗎?”

    納蘭碧涵疑惑問道。

    跟著,有些迫不及待的,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一路上,內心,隱隱得很是期待。這種感覺,很美,從來沒有過的。以前,要不是有個女兒在家里,她都是不想回去的。

    甚至,都忘記了,某人是有很多女人的。

    回到家里后,寧蘭帶著傷心欲絕的表情,迎了上來。但是,她并沒注意到,開口就問道:“寧姐,他在家嗎?有沒有去哪?”

    寧蘭哦了一聲,咬道:“納蘭小姐,我要辭職了。”

    納蘭碧涵聞言一愣,問道:“寧姐,為什么?是嫌棄工資低嗎?我可以給你加薪的!”

    寧蘭一個勁地搖頭,就是不肯說話。

    納蘭碧涵又道:“這些天來,我是看得出來的,你是很喜歡海孜的,也把她照顧得很好。所以,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留下來。有什么困難,你盡管跟我說,能幫的我一定幫你。”

    寧蘭又猛地搖頭,道:“沒有,我就是···”

    “就是什么呢?”

    “我···我說不出口!”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