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2章 無題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你快點,磨蹭個啥呢,我這都要爆炸了。”

    某人催促道。

    掙扎了一下,發現有點緊,全身都動彈不得。難受啊,心癢啊,特么的想嗷嗷嗷地大聲叫喊啊。

    納蘭碧涵用食指彈了一下,吐著舌頭,舔著嘴唇,嫵媚地注視著他,嬌笑道:“求我,你大聲的求我,求我給你,求我···”

    李中南一陣不悅,叫道:“你這個女人,故意的是不。我警告你哈,我力氣大著的,幾條繩子而已,我動一下手腕就能弄斷。你再這樣,就不要怪我反客為主了。”

    納蘭碧涵威脅道:“你敢?明天我就帶海孜走!”

    話落,啪的一聲響,一巴掌當即拍了下去。

    “嗯啊!”

    某人禁不住爽哼了一聲。

    跟著,沒多久,就又哭道:“納蘭,我跟你說。你這都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了,再不來,我會忍出毛病來的。到時候,你就得守活寡了。”

    “求我?”

    納蘭碧涵撥弄著,妖媚地望著他。

    某人咬咬牙,道:“行,你贏了,我投降,我求你。女兒她媽,快點啊,我受不了啊。我求你了,真求你了,你快一點啊。”

    反正沒人能聽見,一點都不丟人!

    納蘭碧涵又道:“叫姐姐!”

    某人內心一狠,哭道:“姐姐,好姐姐,你快點啊,我求你了,快一點行不行啊。”

    納蘭碧涵一陣得意,用力掰了起來,套著,問道:“現在,你喜歡我了沒有?”

    李中南哭道:“喜歡,非常喜歡!”

    納蘭碧涵接著問道:“愛我了沒有?”

    李中南當即道:“愛,非常愛。碧涵,我最愛的,就是你了。”

    “嗯?”

    納蘭碧涵聞言停了下來,直盯著他看。

    某人不由一陣心虛,又改口道:“不,不是最愛你,而是只愛你。納蘭,我只愛你一個。真的,我發誓,現在只愛你一個,以后也只愛你一個,不然就天打雷劈。行了沒有啊,姐姐大人,我求你了啊。我的好姐姐,我的姑奶奶,你快一點啊。”

    “很好,我也愛你。”納蘭碧涵聞言一陣愉悅,跟著就跨了上去。

    三兩分鐘過后。突然,哇哇哇···

    一陣嬰兒的哭聲就響了起來。

    吵著了女兒!

    李中南聽著心兒不由一緊,趕緊叫道:“納蘭,別忙活了,快起來看看海孜。”

    “啊,啊!”

    納蘭碧涵繼續著,瘋狂著。

    并未有所反應。

    撞擊的聲音,太大了,沒聽見呢。

    又叫了幾聲,她依舊沉迷其中,沒有一點反應。草,某人禁不住一陣氣憤,噼里啪啦的,當即弄斷了繩子,跟著一下就把她推了下來。

    納蘭碧涵一愣,問道:“你干嘛?說好了,我在上面的,你是不是反悔了?”

    “你···你小點聲!”李中南當即瞪了她一眼。

    納蘭碧涵見狀,開口就又要罵起來。他只好一把拉了過來,死死捂住她的嘴巴,等著她要道:“我說,你心怎么就這樣狠?海孜哭了這么久,就跟沒聽見的一樣!”

    “啊··我··我就是沒聽見啊。”

    納蘭碧涵一陣委屈。

    太舒服,太刺激,太暢快,太投入了。

    李中南聞言冷哼了一聲,松開她,道:“趕緊的,把她給我哄好了。”

    “我···我不會!”納蘭碧涵聽著哭聲,急得直跺腳,煩得不行,不由地沖著女兒就罵,“哭哭哭,整天就知道哭,我···”

    “你要干嘛?”

    李中南一陣不好氣,當即又瞪了她一眼。

    跟著,抱起女兒來,寶寶乖,寶寶別哭地哄著,一直哄了大半個小時,她才又進入安穩的睡眠中。過程中,納蘭碧涵一直在問著,行了沒有啊。

    某人一陣無語,臨了又瞪了她一眼:“我真懷疑,你是不是她的親生母親。”

    納蘭碧涵一陣不悅,責問道:“你是在懷疑我嗎?要不要,我拿出生證明你看?”懷胎這么久,幫他生下來,差點命都沒了,他竟然說這種風涼話。

    委屈啊!

    “懶得理你,睡覺。”

    李中南白了她一眼,蓋上被子蒙頭就睡。

    只是,睡了一陣,迷糊中又感覺到一條*爬在身上撥弄了起來。不由地就是一陣氣,叫道:“你消停一下,趕緊睡覺,不要吵著海孜。”

    “我們小聲點,沒事吧?”蘭碧涵不太肯定。

    臨了,又抬頭望著他,問道:“怎么還不行,剛才都不要我弄的。”

    李中南氣道:“陽痿了!”

    這事能小聲?

    納蘭碧涵哦了一聲,埋頭繼續著。

    沒一會,某人來了感覺。一氣下,當即就把她拽上來,狠瞪了她一眼,開口就又要大罵。只是,見她一臉委屈,內心一軟,只好撫摸著,安慰道:“忍忍,明天吧。海孜小著,不經嚇。”

    都說,女兒是父親心頭上的肉,一點都沒錯。聽到她的哭聲后,他的心兒是一揪一揪的,堵得慌,難受得很。

    剛開始,是忽略了她的存在,現在哪里敢來。

    納蘭碧涵咬咬嘴唇,道:“要不,我抱她去給寧姐照看?”

    李中南聞言白了她一眼,道:“忍忍,你會死啊?”

    “我···我想嘛!剛剛,就弄了一會,我都沒···”納蘭碧涵搖著他的手臂,求道,“好不好嘛,來嘛,快點啦。”

    李中南道:“睡覺!”

    納蘭碧涵繼續搖著,咬道:“好哥哥,我求你了,行不行嘛。”

    “好吧,真受不了你。”

    ····

    清晨,醒過來。

    納蘭碧涵甜蜜笑著,注視著他,問道:“中南,以后,海孜都跟寧姐睡?”

    “碧涵姐,這不好吧?”

    李中南想了一下,道:“她就一個奶媽,工作職責,就只是喂奶。”

    年紀比他大幾歲,叫她姐,倒沒感覺不妥。

    納蘭碧涵道:“沒事的,她愿意。”

    李中南哦了一聲,接著又開口問道:“碧涵姐,你怎么找到她的?我怎么感覺,她來這里,是有所圖的?”

    女兒交給她,有點不放心啊。

    “你想多了。”

    納蘭碧涵糾結了一嚇,道:“就是她自己一個人在國外,有點孤單。所以,想找個伴。”

    其實,她是隱約猜測出來了,寧蘭來到美國,應該是有意進娛樂圈的。現在來給他們的女兒,當奶媽。看的,應該是奧多姆·華納和她關系不錯。想要通過她納蘭碧涵,和他攀上關系。

    但是,這樣的事,無法跟某人說啊。要說昨天,她是想和奧多姆訂婚,但現在則完全沒了這個念頭。

    就這樣,和某人相處,挺美的。

    李中南道:“好吧!”

    應該是這樣吧,當時見到她的時候,她是有個女兒的。而現在,則沒見到。不出意外的話,是跟了男方?

    通過一天的觀察,他已經確定,寧蘭是真心帶海孜的,眼中流露出來的母性關懷,是無法裝出來的。就跟,是她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要不是,海孜和她女兒出生時間差太多,他都有點懷疑,是不是納蘭碧涵根本就沒懷孕,隨便找個小孩來騙他的。

    納蘭碧涵嗯了一聲,親咬了他一下,道:“我去上班了,你在家等我回來。”

    李中南道:“好!”

    話落,繼續睡。

    要是找了威廉斯,郭啟良和雷諾,肯定給他打電話的。

    所以,在接到他們電話前,就待在這里。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