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0章:高處不勝寒

目錄:全球廢品王| 作者:寫本書逗個娘| 類別:都市言情

    突然的一聲大吼,一干大佬一個個都不由一陣懼怕,二話不敢說,屁顛顛的一哄而散。而李中南看著,內心又是一陣暢快。

    什么商會的會長,有個吊毛用,現在不是被他李某人一句話嚇跑了?

    本來,聽聞了王武的兇名,又見他帶一群打手過來,是決定大打出手的。結果,很是出乎意料,對方知道他的身份后,竟然直接下跪求饒起來。

    有點驚愕,但卻非常享受。

    在這之前,不是沒有大佬向他下跪求饒過的。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在深市雷鳴閣的時候,雷諾向他求饒,是因為受到他的武力威懾,在“靜雅地產”的時候,姓蔡的光頭向他下跪求饒,是因為牛大生的命令。而現在呢,王武這樣動不動就卸人手腳的狠人,向他下跪求饒,則只是因為他是李中南。

    對的,“李中南”這三個字,在北州一干大佬心里,已經成了一種傳奇。可以說,現在的他,徹徹底底翻身了,脫離了“吊絲”的身份。

    雖說名氣大了,肯定會有很多麻煩,但不得不承認,名氣確實是非常好的一個東西。這么說吧,現在的他,即使沒有了系統,沒有了南雪智能,沒有了造紙廠,一切從頭開始。只憑“李中南”三個字,他就能在北州重新打下一片天下。

    華國首富不敢說,賺個幾億的,則肯定沒問題。

    嚇走一干大佬后,略微安慰高燕兩句,李中南又看向袁凱,笑問道:“胖子,爽不爽?”

    “爽。”

    袁凱拘束一笑,跟著唯唯諾諾道:“李總,謝過了。”

    達人武是什么人?能和鄭鋒平起平坐的!但是李老二的一句話,就直接讓他在他袁凱面前跪了下來。不用說,這個李老二牛叉著的,而他袁凱只是一個破二手車行的老板,哪能不拘束,哪里還敢叫他“老二”。

    “你跟我客氣什么呢?太矯情了!”

    李中南哈哈一笑,走了過去就摟著他的肩膀,道,“袁胖子,走,我嫂子做好了飯的,我們一起吃去吧。”

    袁凱聞言身體一僵,支吾道:“李總,這個~~~這個就不要了。”

    李中南一陣不高興,叫道:“胖子,你什么意思,不給哥們面子?”

    袁凱聞言一陣驚嚇,身體都哆嗦了起來,彎著腰道:“李總,對不起,我~~~我不敢,我~~~”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

    “沒事。”

    李中南見狀,苦笑了一下就松開了他。

    而后,轉過身來,抽出一根香煙點上了,跟著狠狠地就抽了一口。

    感覺,有點難受,內心堵得很。

    袁胖子突然變成這樣,原因是什么,他自然清楚。或許,這就是高處不勝寒?如果有一天,他站立于世界巔峰的話?是不是要一個朋友都沒有的?

    一根香煙抽完,他突然開口道:“袁凱,以前你幫過我,我不是一個知恩不報的人。你放心吧,只要我李中南一天不死,就沒人敢來你的車行找事。”

    “謝謝李總。”

    袁凱感激道,而后笑了開來。

    當時收他的車,他袁凱也是賺錢的。要說幫忙嘛,最多就是給他介紹了胡洋。想不到,當時的一個小善舉,現在得到的回報卻如此豐盛。

    有他這句話,他袁凱的車行,還有誰敢來搗亂?

    這個回報,太豐盛了。對此,他袁凱非常的滿足,非常的感激。和李中南做朋友?要是達人武這樣的大佬,肯定非常興奮,非常樂意的。至于他袁凱嘛,就一個小人物,能混一口飯吃就行了。

    “不客氣。”

    李中南笑了笑,掐滅手中的煙頭。

    跟著,扶著高燕就要離開。袁凱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李總,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

    李中南淡聲道,背對著他,頭也不回。

    袁凱遲疑了一下,問道:“這些天來,李總您有沒有見過我表姐?”

    李中南淡聲道:“見過,她很好的,你不用擔心。”

    說著,扶著高燕走向自己的座駕。

    內心,有點不是滋味。

    袁胖子呢,算是他從京城回來后,第一個也是唯一個朋友。但是,他卻是知道,從今天開始,這一輩子,他們都不會再有任何交集。

    沒別的,只是他李某人站得太高了,袁胖子攀不上。

    只能仰望。

    上了車。

    兩個女人各自觀察著對方。

    跟著,她們又同時開口。雷凱麗問道:“李總,這位也是你的女人?”高燕則問道:“小二,她也是你的女朋友?”

    話落,兩個人臉色都紅起來。

    李中南一陣尷尬,看向雷凱麗,跟高燕道:“雷凱麗,我的大學同學,現在是我的秘書。”接著,又給雷凱麗介紹高燕,道:“我的大嫂。”

    兩個女人哦了一下,就不再多說。剛才看到的,對她們的沖擊有點大。

    要時間消化一下。

    高燕就不用說了,生在北州,長在北州,自然知道達人武是威名,而現在看著他被自家小叔嚇成那樣,感覺太震撼了。

    雖說知道自家小叔厲害了,但真的想不到他這么的厲害。

    難以相信。

    當然,更多的是高興。小叔厲害了,她這個當嫂子的,能不高興嗎?

    至于雷凱麗嘛,則更多是被達人武嚇的。現在都啥年代了,竟然存在這樣的事?大白天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拿著大砍刀就卸掉一個人的手腳?

    她這個清華的高材生,哪里經歷過這樣的場面。

    太嚇人了的。

    回到手機店,雷凱麗就辭別了他,回去公司給她安排的住處。李中南又跟李慧道謝起來,看車上有點小禮物的,就全拿出來送給她。

    這個熟婦和袁凱不一樣,知道他變牛叉了后,不但沒有變生分起來,反而更加的熱乎了,一口一個中南的,就差直接叫他親哥哥了。叫她一起吃飯嘛,她則一點都不帶猶豫的。吃飯的時候,更是一個勁的,不斷地給他夾菜。

    對此,再一次意識到,不同性別間的區別。

    一個人,不管是男性,又或者女性。如果有一天,突然一步登天了,身邊的同姓朋友,肯定要和他(她)漸走漸遠的。

    至于異性呢,則完全相反。或許,這就是同性排斥,異性相吸的道理?

    吃完飯。

    李慧坐了一會,就回自己的店。

    李中南見她走了,笑了笑,開口問道:“嫂子,我變這么牛叉了,你就不怕我?或者對我產生一些生分?”

    高燕聞言瞪了他一眼,叫道:“喲喲喲,瞧你著德行。小二,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想飛走了啊?我告訴你,你是我養大的帶大的,就算你當了皇帝又如何,只要你惹我不高興,我就抽死你。”

    李中南聞言一陣愉悅,跟著猛地就掏了一下她的胳肢窩,叫道:“來啊,你來抽我啊。”叫著叫著,跑到幾米遠處,沖她俏皮的笑著。

    高燕一陣氣,叫道:“你給我站住,有種不要跑,我不抽死你我就不是你嫂子。”(未完待續。)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