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魔尊 第1773章 你想死嗎?

目錄:一世魔尊| 作者:金北| 類別:都市言情

    第1773章 你想死嗎?

    外界,眾人焦急等待,這一場歷練關系著無數的寶物,雖然進去了許多可怕的天驕,但各家還是希望自己的后代可以得到一些寶物。

    畢竟,朱云霄的傳說無數,朱云霄的富有震驚天下人,能得到他的寶物,哪怕是只是有限的一些,也絕對受益匪淺。

    “事實上,那里所有的寶物,只能屬于我血劍宗。”在眾人緊張的期盼下,血劍宗的持劍長老淡笑道。

    語氣鎮定異常。

    雖然懼怕此人,但還是有大家族之主站出來,道:“厲家雙子星的確可怕,但也不至于鎮壓那里的所有人,寶物不可能被他們全部奪去的。”

    雙子星可以得到大量的寶物,他們心中沒有懷疑,畢竟那兄弟二人的確是可怕,和在一起,橫掃無敵。

    但要說他們的人,得不到一絲好處,還是有些不現實。

    畢竟,那個神秘的蘇豪,第一天驕韓世昌,都是與厲家兄弟相差無幾的人,他們不至于一絲好處都撈不到吧?

    “哼!”持劍長老冷哼一聲,道:“我血劍宗意外得到一份陣圖,正是屬于云霄洞,我已將其贈送厲家兄弟。”

    “陣圖?”

    當即,那些人身軀狠狠一顫,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一代妖皇的洞府,尤其是在仙界出了名的朱云霄的洞府,必然不會簡單,其中肯定存在著守護大陣。

    沒想到血劍宗竟然得到了陣圖?

    這豈不是說,他們進入其中,如履平地,不受絲毫的阻礙。

    難怪這家伙如此信誓旦旦。

    “所以,諸位注定一無所獲。”持劍長老嘴角一扯,對那些人面如死灰的樣子,很是滿意。

    就在這時,山脈出口的方向傳來了腳步聲。

    血劍宗的持劍長老立刻笑著望去,厲家兄弟得到所有寶物,在他心中乃是必然,沒有一分意外。

    相比于此,他更在意,那個紫發是否已經死了?

    不過,很快他便知道,自己實在是想多了,想的太多了。

    那個紫發何止是未死,看上去還沒受到一絲傷害,甚至得到的好處似乎還不少。

    那腳步聲正式屬于紫發,他第一個走了出來,肩膀上扛著一個乾坤袋,從其中隱隱滲透出仙精之氣。

    那里面,全是寶物!

    “這怎么可能?”

    持劍長老臉色立刻難看下來,厲家兄弟不僅沒有殺了這家伙,竟然還讓他得到了一袋子的寶物?

    相比于他,那些家主則是目光大亮,甚至有人略帶譏諷的看向持劍長老,人家不僅是得到了寶物,似乎得到的還不少啊。

    老東西,是不是覺得被打臉了?

    事實上,持劍長老真的感覺臉龐火辣辣,自己話音還未落下,便被現實給了一個響亮亮大耳光。

    他在眾人揶揄的注視下,冰冷的說道:“也許,厲家兄弟只是看寶物太多,才故意讓他得到一些的。”

    事實上,他心中真的有這個想法,畢竟,持著陣圖的厲家兄弟,在其中處于絕對的優勢,比任何人都要容易得到寶物。

    也在這時,那入口處再次傳來大量的腳步聲,各家的弟子急速而出,讓得那些大家主暗松口氣。

    至少還活著。

    不過,他們也有意外,在那人群之中他們并未看到厲家兄弟。

    “那厲家雙子星呢?”寧宇看向寧青竹迫不及待問道。

    也是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即便是持劍長老都意外。

    那兩人沒有第一時間出來,已經讓他有些不安,現在所有人都出來了,那兩人竟然還未出現?

    寧青竹搖了搖頭,向著蓋世天魔皇那里掃了一眼,語氣帶著震驚道:“死了!”

    “什么?”

    所有人都一顫。

    而且寧青竹的眼神,已經明確的告訴了他們是誰殺了厲家兄弟。

    這讓那些大家主再次震驚,畢竟,厲家兄弟的可怕有目共睹,紫發竟然將他們全殺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持劍長老爆吼,他一萬個不信。

    紫發雖然可怕,但只是天賦與潛力可怕,真正的修為與之厲家兄弟還是存在差距的。

    尤其是,厲家兄弟還帶著陣圖,在洞府之中應該占據絕對優勢,即便不敵,也不會被殺死的。

    “死了,而且厲家兄弟使出風雨同舟,卻依舊被一招殺死,他,太可怕了。”韓世昌重復。

    眼神望向“蘇浩”,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他了。

    那之前的一幕,對他的沖擊實在是太大太大,他這輩子也忘不了。

    事實上,所有人都是如此。

    這一次,眾人心中再無疑問。

    即便是那持劍長老也不得不信。

    眾人集體看向紫發,目中便是再度涌現了濃郁的震驚之色。

    事實上,在他們之前,禿毛雞早已望了過去,而且目中的震驚,比之所有人都要強烈,強烈千百倍!

    乃至,他腦中轟隆隆的持續爆響。

    但,他的震驚與眾人不同,不是計較蘇浩的可怕,別說殺了厲家雙子星,就是現在說蘇浩殺了仙皇,他都能勉為其難的接受。

    畢竟,蘇浩創造的奇跡太多太多。

    什么意外,不可思議,對蘇浩來說,都是稀松平常。

    他震驚的是蘇浩的身份。

    “玩大了,這一次真的玩大了!”禿毛雞心中發冷。

    他對蘇浩太熟悉了,熟悉到了一舉一動,一個眼神,一個笑容,都能猜到對方心思的地步。

    而如今,那走出來的“蘇浩”,臉上的笑容,目中的神采,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和他認識的蘇浩,絕對不是同一個!

    “小耗子,你還是動了那個東西。”他心中叫苦不迭,那個蘇浩,八成是……遠古天魔皇!

    蘇浩被奪舍了!

    “該死,該死,你竟然敢殺我血劍宗天驕弟子。”持劍長老震驚許久,才發出無比暴烈的怒吼。

    厲家兄弟不僅是沒有得到寶物,斬殺紫發,竟然還被人家殺了,而且是一招便殺了。

    這與他想象的簡直是天差地別。

    他目中射出一股冰冷的殺機,死死的籠罩蓋世天魔皇。

    那個人瞇了瞇眼睛 ,側頭一掃,感覺到殺氣的同時,他冷聲道:“你想死嗎?”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