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目錄:農門錦繡| 作者:面包西施| 類別:都市言情

    稠樹灣,村長家。

    對于于夫子的造訪,村長一家子都頓感意外,畢竟劉飛出事的時候,他也未曾到訪過。

    “學生劉飛見過夫子。”

    于夫子看到腿腳有些跛的劉飛,心里頓感惋惜,輕輕地嘆了口氣。

    “夫子,今天突然登門,不知有何貴干?”

    于夫子這才說起了自己的目的:“今天我來,是跟你們商量一下劉飛跟我大女兒的婚事。”

    眾人嘩然!

    村長一家面面相覷。

    蔣氏干笑道:“于夫子真會開玩笑,不過這玩笑可開不得,我們家小飛是男人倒也無所謂,可于姑娘到底是個女孩子,被有心人傳出去,對于姑娘名聲可不太好。”

    于夫子生氣了,怒視道:“你們什么意思?還有,劉飛,你莫不是想賴賬?”

    劉飛聞言,眉頭一皺,說:“夫子,學生不懂您是什么意思?我對于姑娘也并無男女之情,何來婚嫁一說?”

    村長感覺不太對勁,問道:“于夫子,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哼,誤會!”于夫子冷笑道,“劉飛,你做過什么自己不知道嗎?”

    面對于夫子的質問,劉飛則是一臉大寫加粗的懵逼。

    村長夫妻倆還有蔣氏還以為自己兒子在面對于碧娟的窮追爛打時,沒把持住,兩個人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齊刷刷地看著劉飛。

    面對家人詢問的眼神,劉飛急了:“我什么都沒做!”

    村長說道:“于夫子,我想你們肯定是弄錯了,我家小飛去年被人暗害以后,就一直在家養傷,最近兩個月才開始操心掃盲教育事業,事情關乎到兩家孩子的名譽,一定要弄清楚才好。”

    蔣氏接著問:“于夫子,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還是有人在外面胡說八道?”

    孫氏義憤填膺:“是哪個黑心肝爛貨胡說八道?于夫子,你告訴我,我找他去!看我不撕爛他的臭嘴!”

    于夫子沒有想到村長一家反應這么強烈,頓時就怒了:“劉飛!枉你讀了那么多圣賢書,居然如此不負責任,沒有擔當!”

    一而再的被指責,劉飛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學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夫子這般厲聲指責!還請明言!”

    這種事情,于夫子本來也不想說明,就想著這種事情彼此雙方心知肚明就行了。

    可是現在劉飛死不承認,他也不耐煩了,脫口而出:“你把我女兒肚子搞大了,難道你不想負責嗎?”

    于碧娟懷孕!!

    眾人再嘩然!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聽袁敏繼續道:“劉秀才,你們年輕人情到濃時把持不住我們也能理解,事情已經發生了,總歸要解決,劉村長,您說呢?”

    “不是我,我沒做過!”劉飛急忙說道,“我對于姑娘沒那種意思,又怎么會………夫子,事情您可得查清楚。”

    聽劉飛沒承認,袁敏心里是放心的, 她不希望于碧娟嫁這么好。

    但是于夫子不這么認為:“劉飛,想不到你是這種人!我家大閨女對你仰慕已久,沒少往你這里跑吧!可你居然干出這種事情,你怎么忍心睜眼說瞎話?”

    “夫子,學生所言,句句屬實!”

    “你………”于夫子氣的手指著劉飛,顫顫巍巍的。

    蔣氏道:“從去年我家小飛被人暗害,回到家之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忠義候府,他腿有傷,又如何走出去跟你女兒………于夫子,你還是回去問問你女兒吧!”

    蔣氏這意思就是于碧娟在撒謊,但是于夫子依舊下不來臺。

    “劉飛,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到底跟不跟我女兒成親!”

    “恕學生難以答應。”

    于夫子冷面沉聲道:“你就不怕我到處去說嘛?到時候你還有什么名聲可言?”

    村長一家子面色頓時難看不少,這是赤luoluo威脅呀!

    劉飛淡然自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于夫子頓時無言,只剩下熊熊怒火。

    孫氏很不爽,本來還因為他是劉飛的夫子,對他尊敬有加,沒想到他居然妄想找自己所以當接盤俠,綠油油的帽子非要帶孫子頭上,孫子說不是他那就肯定不是他,可是這人居然還威脅上了,簡直豈有此理!

    “誰知道她跟哪個野男人胡來?妄想找我孫子當接盤俠,于夫子,你打的好算盤!”孫氏冷聲道。

    村長面不改色,不過語氣也不甚從前:“于夫子要是非要賴在我孫兒身上,那我也只好去找縣太爺評理,還我孫兒一個公道。”

    劉曉勇的媳婦兒何氏說:“不行的話,小飛,給你二叔去個信。”

    袁敏這時候笑著打圓場:“哎呀,哪有那么嚴重,孩子們之間的事情就不要去麻煩劉捕快了,他在侯爺身邊,怕是忙的不得了,就別去打擾他,影響侯爺的事兒啦。”

    袁敏這話其實是說給于夫子聽的,她就是在提醒于夫子,不要太強硬,別把劉家得罪狠了,人家背后的人,縣太爺都不敢惹,不過最主要的是,袁敏不一樣于碧娟嫁給劉飛,那個賤人怎么能嫁的這么好?她不配!

    于夫子這才想起,如今的劉飛可不是以前的那個劉飛了,他們一家跟忠義候一家關系緊密,不是自己能隨意拿捏的主兒,搞不好吃虧的最后還是自己。

    劉飛這時候說:“夫子,我想其中定然有誤會,你不如回去再調查一番。”

    劉飛這是給了于夫子一個臺階。

    “真不是你?”袁敏問。

    “當然不是!”蔣氏斬釘截鐵的回答,“我兒子要是對她有那心思,早就……用的著等到現在,請問于夫人,于姑娘肚子幾個月了?”

    于夫子老臉一紅,沒臉說,許久袁敏才說:“六……六個多月了。”

    “什么?六個多月!”蔣氏驚呼道,那就是去年八月底左右就有了,也正是自己兒子斷腿的時候,可是自己兒子斷腿之后,她還幾次三番來這兒,說對自己兒子多喜歡多仰慕,原來不過是想找個接盤俠!

    蔣氏大怒!拿起掃帚往于夫子和袁敏身上招呼:“不要臉!太不要臉了,有了孩子還來找我家小飛,想讓我兒子戴綠帽子,讓我兒子娶個不要臉的女人!你們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滾!都滾!”

    于夫子袁敏沒想到蔣氏突然翻臉,連續被打了好幾下:“有話好好說。”

    “誰要跟你好好說!滾!自己閨女不要臉跟別人搞大肚子,還想賴在我身上,虧你還是教書育人的夫子呢!我呸!”蔣氏揮著掃把,對著他們的背影一臉怒容的罵著,“一來見你一次打一次!”

    蔣氏拿著掃把追出他們老遠。

    村里人看到蔣氏怒火沖天的追著于夫子兩口子打,忍不住問:“玉華,怎么回事呀?

    “這兩個不要臉的東西,養出個不要臉的閨女,跟別人無媒茍合,懷孕六七個月了,現在居然賴上我兒子,我們家小飛最是正派的人家,怎么可能做出那種事情!他們現在就想讓我兒子接盤!我呸!”

    李奶奶說:“那肯定是看上你們家的條件了,現在的人呀………為了錢,真是臉都不要了!讓你家小飛小心點。”

    “這種人以后可不能讓他們進咱們村壞咱們村的風氣”

    ………

    村里人也是義憤填膺。

    村長家里。

    村長媳婦孫氏也忿忿不平:“那個姑娘死乞白賴的賴著我們家,這么不要臉,被人搞大肚子,也是正常,還想做我們劉家的媳婦兒,美不死她!他們于家要是敢鬧,胡亂攀咬,我就報官,上書院去找院長評理,看誰橫的過誰!”

    “曉勇媳婦兒,明天你跑一趟,托你你哥哥幫忙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兒?”村長對何氏說。

    何氏點頭:“我明天一早就去,娘,明天兩個孩子,麻煩您照顧。”

    這件事情很快就在村里傳開了,趙青青很快也知道了,正準備找個理由去問問劉飛,卻發現他已經到了自己家門口,但是躊躇不定。

    趙青青說:“劉秀才。”

    面對突然出現的趙青青,劉飛一下子手足無措:“趙姑娘……”

    “村里人說的都是真的嗎?”

    “不,不是,你要相信我,跟我沒關系。”劉飛急忙解釋,“今天于夫人說于碧娟懷孕六個多月,那時候我在府城參加科舉考試,后來腿斷了,就一直再村里沒出門,于碧娟來找過我幾次,但是我都沒叫她,你相信我!這些村里人都能給我作證的!”

    聽到劉飛嘰里呱啦的一頓解釋,趙青青嘴角勾出一抹笑,問道:“你為什么向我解釋?”

    問完后,趙青青的心也怦怦跳,等著期待中的回答。

    “我………”劉飛臉漲的通紅,終究沒說出那個答案,“沒什么事情,我……我走了。”

    “等等。”趙青青突然上前攔住,“那你是特意來跟我解釋的嗎?”

    劉飛微垂首,半天才說:“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劉飛逃似的離開。

    趙青青笑著低聲罵了句:“真是個呆子!”

    可是要怎么樣讓這個呆子關鍵時刻不呆呢?

    趙青青腦子飛速運轉起來………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