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娃娃 第1067章 關于桑國的信息

目錄:異事筆錄| 作者:溪水游| 類別:散文詩詞

    傍晚時分,那位身穿景泰藍掐金絲花服飾,戴著黃金面具的毒公子,江湖上傳說的已經消失幾百年的西方毒尊的關門弟子,西蘭宮宮主,毒公子,來到葉墨蘭等人暫住的院落。

    葉墨蘭看著眼前的毒公子,心中咯噔一聲,完蛋了,莫非是之前我冒充江湖上傳說的已經消失幾百年的西方毒尊的關門弟子之事被他知曉了?他這是來問罪的?

    毒公子半隱在面具下的面頰一笑,抓住葉墨蘭向屋內走。

    葉墨蘭愕然!干嘛呀?

    進屋后,毒公子取下黃金面具。

    葉墨蘭驚得下顎骨差點掉地上?“你…你……歐陽巔峰!”

    歐陽巔峰哈哈笑道:“你呀?居然認不出我?”

    葉墨蘭咋舌:“誰能想到……我隨便瞎掰冒充一個我以為江湖上根本不會存在的神秘人物,會真的存在?還是歐陽大哥你呀?”

    歐陽巔峰一笑:“不錯挺不錯,冒充得挺像!”

    葉墨蘭吐了吐舌頭,半瞇眼眸,笑瞇瞇的看著歐陽巔峰。

    歐陽巔峰伸手拉著小娃娃坐下,笑道:“那些半夜襲擊你的黑衣人,你們查到是哪方勢力了嗎?”

    葉墨蘭搖頭,道:“雖說黑衣人的口供咬定是燕國公主燕茹皎,可是我不太相信,總感覺另有其人?”

    歐陽巔峰:“嗯,此事還得繼續追查……”因為第一次遇上時,抓捕的另一位黑衣人與前面第一個黑衣人的口供不一樣,必然有蹊蹺。

    葉墨蘭沒來由的比較信任這位半道上無意間結識的毒公子,在端木墨蘭的記憶中沒有一丁點關于歐陽巔峰的信息……隨之淡然一笑道:“剛剛遇到時還有些緊張,如今習慣了,倒也習以為常,實在犯不著被暗地里的敵人折騰得神經衰弱,我現在也不急了,敵人三番五次的來偷襲失敗后,肯定還會加大力度,到時候一定會露出馬腳。”心想,過去在仙藥界被人暗殺的頻率高多了,早已煉就了處之泰然。

    歐陽巔峰點頭:“嗯……今晚陪我去參加一個聚會,桑國七皇子設的宴。”

    葉墨蘭回想起之前南國太子設宴,自己跟著秦江安去瞧熱鬧,結果吃了一頓受氣飯……可是也敵不過好奇心,還是想去瞧熱鬧,大不了不說話,降低存在感就是了?更何況,葉墨蘭對桑國已有深深的探究心,因為那神秘的紫紗女子的出現,葉墨蘭感知到危險,為了避免危險,就得在危險來臨之前掌握相關的情況,下一步才能著手回避危險。

    秦江安匆匆敲開門,也不介意已經又戴上黃金面具的毒公子在場,對葉墨蘭說:“墨蘭走陪我去參加夜宴,桑國長公主設的宴……”

    汗!

    葉墨蘭一臉懵愣:“啥意思?究竟是桑國七皇子設宴?還是桑國長公主設宴啊?”

    這么一說才知曉,今晚,桑國的長公主在梅花山莊的風簫谷設宴,而桑國七皇子在梅花山莊的相思涯設宴,各自邀請的賓客不同。

    秦江安說:“眾人皆知曉桑國是女尊國,按照桑國傳統而言桑國長公主的地位尊貴,如今桑國女皇60多歲,這位長公主40多歲,長公主的正夫是桑國右相,側夫是兵部尚書,長公主另一位側夫是一位世襲爵位的英國公;如今桑國女皇身體健康精力旺盛,而桑國七皇子也非等閑之輩,七皇子的正妃是桑國大將軍,側妃之一是桑國女侯爺,另一位側妃是祭司,還有一位側妃任尚書之位;女皇到如今并沒有冊封太皇女,也沒有冊封太子,桑國將來的君主繼位人真不知花落誰家?”

    葉墨蘭受夜陳宸的政治視野影響,認為桑國長公主與七皇子之間的較量,誰掌握更多的兵權?誰的勝算更大。

    秦江安說:“他們皇室子女,想要謀奪帝位還是需要得爭取朝臣的支持。”

    葉墨蘭認為有了兵權方面的優勢,就能引導民心所向,實力決定陽謀的成功率,缺少實力再多的陰謀也枉然。

    于是,葉墨蘭跟在歐陽巔峰身后,參加桑國七皇子設的晚宴。

    秦江安自己去赴桑國長公主設的晚宴。

    要說葉墨蘭對那位桑國慕容世家的當家,同時擔任桑國國師的女人,更好奇,只不過當前沒有任何關于這位人物的信息,隱約認定之前遭遇的那位神秘的紫紗女子要么是桑國祭司?要么是桑國國師?當然如今只是猜測。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