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煩惱 第兩千三百零一章 大獲全勝

目錄:打造異界| 作者:華任仇| 類別:散文詩詞

    “又是你們這些臭猴子?!”動靜這么大,蝎子精不被驚動才怪。出來看到洞府之中亂糟糟的,到處都是猴子和自己的毒蟲妖兵作戰,當即大吼一聲舉起鋼刀,一路砍殺靠近的猴兵。

    崩將軍舉起雙錘縱身跳過去,全力砸向蝎子精。

    “鏗!”蝎子精趕緊舉刀格擋,硬是擋住崩將軍的巨錘,反手一刀劈去。

    崩將軍后退避開,再度掄起巨錘猛砸。

    雙方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

    賈正金并不準備介入崩將軍和蝎子精的戰斗,指揮猴兵全力擊殺毒蟲妖兵。

    就在這時,耳邊突然想起一陣尖銳叫聲。

    腳下堅硬的土地竟然裂開,鉆出大量巨型蜈蚣,向著猴兵部隊包抄過來。

    與此同時,一個面目猙獰的蜈蚣精出現,向著賈正金方向飛撲。

    賈正金挺槍迎戰,裝作全力以赴,其實完全在拖延時間。

    那邊跟蝎子精打得熱鬧的崩將軍注意到這邊動靜,忍不住怒吼一聲:“百足洞也敢參與進來,找死!”

    “要死的是你們這些臭猴子!”蝎子精揮刀怒砍,大聲喊道,“真以為我會毫無防備,任由你們打上門來?百足道人,速速殺死這些猴子!”

    “巴將軍,小心了!”崩將軍大喊,“那百足道人最善用毒,千萬不要被他的毒液噴到!”

    “太晚了!”百足道人與賈正金顫抖,在崩將軍提醒之際,已經張嘴向他噴出大量綠色毒液。

    賈正金瞬間被毒液包裹,從他身邊飛過的毒液殘余落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

    “巴將軍!”崩將軍大驚失色,想要援救已經來不及,只能怒吼一聲,跟蝎子精拼死戰斗。

    毒液噴中目標,百足道人得意大笑。

    他的毒液擁有恐怖腐蝕性,頃刻之間就能將目標化為血水。

    正準備轉移目標,向崩將軍展開偷襲,愕然發現那被毒液淋遍全身,本該就此化作血水的賈正金沒有任何異樣,甚至伸手輕輕抹去臉部的毒液,就跟普通液體一樣皮膚絲毫不受傷害。

    “怎么可能?”這一幕讓百足道人目瞪口呆,簡直難以置信。

    “真惡心!”賈正金使勁擦拭身上的毒液,看一眼被毒液融化的紅纓槍,皺眉瞪向百足道人,“你講不講文明?懂不懂禮貌?這毒液能亂噴嗎?噴到我沒關系,噴到小朋友怎么辦?就算沒有噴到小朋友,噴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百足道人:“......”

    蝎子精:“......”

    “巴將軍,你沒事吧?!”崩將軍見他沒有被毒液腐蝕,頓時露出驚喜表情。

    “我是百毒不侵的!”賈正金聳肩,“沒事!”

    “太好了!”崩將軍大喜,“沒想到巴將軍還有如此神通,速速解決百足道人,我這邊拿下蝎子精!”

    “好!”賈正金縱身而起,一個飛踹踢在發愣的百足道人臉上,直接將它踢飛出去,重重撞在洞府巖墻。

    一群猴兵馬上包抄過去,準備將百足道人砍死,結果還沒靠近,百足道人張嘴噴出大量毒液,這些猴兵直接被融化成血水。

    它快速起身,瞪著賈正金思索這只猴子為什么不怕毒液。

    “還瞄我?噴我一身也就算了,還瞄我?”賈正金一拳打翻企圖偷襲自己的巨型蜈蚣,屈膝跳起,直接撲到百足道人面前,伸手掐住它的脖子,“真當我脾氣好不發火是吧?”

    “唰!!”百足道人身體兩側突然迸射出無數鋒利的刺足,就像利刃一般扎向賈正金。

    “砰!”在這些刺足擊中之前,賈正金搶先揮拳,狠狠打在百足道人的臉部,強大的力量令它再度倒飛出去,重重撞在巖墻上面。

    在它掉下來之前,雙腳一蹬直接飛起,移動到百足道人面前,雙拳快若殘影,拳拳到肉打在百足道人頭部:“看我天馬流星拳!阿噠噠噠噠噠噠噠!阿噠!”

    幾秒之內,百足道人的腦袋被打成肉餅,摔倒到地面抽搐幾下沒了動靜。

    “啊呀!用力過猛,不好意思!”看著腦袋都扁了的百足道人,賈正金順勢還踩他一腳,轉頭看向崩將軍,“這蜈蚣精好弱呀!”

    “百足道人!”蝎子精見狀驚呼,一時分神。

    崩將軍抓住機會,趁他露出破綻,手中巨錘猛然砸落。

    “嗵!”蝎子精腦袋開花,當場喪命,陪著百足道人去了陰曹。

    “把這些雜碎都干掉!!”殺死蝎子精,崩將軍松一口氣,轉身沖殺,巨錘上下翻飛,拼命擊殺毒蟲妖兵。

    賈正金見崩將軍和猴兵打得激烈,雖然沒了武器,也直接靠著拳頭攻擊周圍妖兵。

    一個小時左右,戰斗結束。

    馬元帥、流元帥消滅了外面的妖兵進來匯合,崩將軍與賈正金也殺光了里面的妖兵,現場只剩下遍地尸體,以及傷亡不小的猴兵部隊。

    “沒想到百足洞的百足道人跟蝎子精聯手了!”結束戰斗后,馬元帥心有余悸,“這樣還能打贏,實在僥幸!”

    “幸虧巴將軍百毒不侵,正好克制百足道人!”崩將軍說道,“若非如此,我們恐怕全軍覆沒!”

    “沒錯!百足道人的劇毒能讓所有敵人化作血水。”流元帥驚訝看著賈正金,“巴將軍,你為何不懼此種奇毒?”

    馬元帥、崩將軍以及其他猴兵也都疑惑看他。

    “我長在深山,幼時吃過一種奇怪果實,自那時起便百毒不侵!”賈正金擦拭猴毛表面的毒液。

    “巴將軍竟然有此奇遇,果然不凡!”馬元帥興奮說道,“老夫初見你時便知與眾不同!讓你承襲巴將軍之名,果然沒錯!”

    “馬元帥慧眼如炬,巴將軍有此奇能,乃是我們花果山猴群之幸!”流元帥笑道,“如今蝎子精已除,百足道人殞命,此戰我方大獲全勝,理當回山大擺宴宴慶祝一番!”

    “先收了戰死猴兵的尸體,回去好生掩埋,不是其暴尸荒野。”馬元帥環顧左右,感慨說道,“此戰勝利,也是它們拿命換的。巴將軍,你身上滿是毒液,速去清洗干凈。崩將軍,帶兵收尸!”

    “喏!”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