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傅是孫悟空 第1748章 五雷豬8

目錄:我的師傅是孫悟空| 作者:富偶然| 類別:散文詩詞

    “大板牙,不要說我們必須要殺了這頭豬送領導吃。就是不送,也不會賣給你的。”一名壯漢說道。

    “那是肯定不會賣的,如果不是送領導,誰會賣這頭養豬場的吉祥物?”陳胖子說道,“我陳胖子也不差這一頭豬的錢,如果不是非殺不可,我一定會給它好吃好喝供著,甚至會一直把它養到老死。”

    “前段時間,我聽說有人養了一頭八百斤的大肥豬。此事還上了新聞,那頭豬也被人們叫做豬王。如果我們這頭豬不殺的話,按照它的吃食量,說不定一兩年后,也會長到八百斤。這樣的好豬誰肯賣掉?”按豬的一名漢子說道。

    “老板,你就別和他廢話了,趕快殺吧,我們都快按不住了。”另外一名壯漢焦急的催促說道。

    “好!”陳胖子拿著殺豬刀就走了過去,把刀尖對準了大肥豬的脖子。準備一刀下去,捅進心臟。

    “住手!”這時候大板牙急了,一聲大喝。然后閃電般的沖了過去,一腳就把陳胖子踩翻在地,殺豬刀都掉到了一邊。

    “你他媽的想找死啊!”陳胖子見到大板牙動手打人,頓時破口大罵起來。撿起地上的一根鐵棍,就向大板牙沖了過來。

    陳胖子開養豬場之前是個屠戶,但凡屠戶,都是脾氣火爆的主。沖過來之后,掄起鐵棍就朝著大板牙當頭砸下。

    “來得好!”大板牙見狀,身體一側,就輕易的躲開了鐵棍的攻擊。雙手一扭,抓住了陳胖子的雙手,用醉拳的手法一拉,陳胖子就收勢不穩,向前撲倒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看到陳胖子出手攻擊自己,大板牙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高興。因為他根本沒有錢買豬,錢都在胖子那里。

    他剛才說要買豬,如果陳胖子同意,他也只能賒賬。現在陳胖子要打那就再好不過了,就沒必要付錢了。

    “他媽的,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幫忙啊!”陳胖子被打翻之后,怒氣沖沖的對人群大聲怒喝。

    幾名壯漢聽了,放開了大肥豬,便向周圍沖了過去,尋找趁手的武器。大肥豬死里逃生,撒開四條蹄子就跑。

    而此時那些壯漢也找到了趁手的武器,一起沖向了大板牙。大板牙三下五除二,就撂倒了這群人。“我也不和你們打了,告辭!”說完,身形一閃,向大肥豬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給我追!”陳胖子一聲怒喝,帶領眾人也跟著在后面追。

    那頭大肥豬死里逃生之后,居然沒有往豬圈的方向逃,而是向養豬場外面的方向逃。“我艸這頭豬成精了,居然知道不逃回豬圈?”養豬場追趕的人群說道。“還在說廢話,追不上你們這個月都沒有獎金!”陳胖子罵道。

    見到大肥豬往養豬場外面跑,正合大板牙的心意。也快速往養豬場外面追去,很快就跑出了大門。

    于是,一頭五百斤的大肥豬在前面瘋跑,大板牙在后面追,一群人又在后面追大板牙,還不停的叫罵。

    那頭大肥豬也具有靈性,居然不跑公路,而是往山路上跑,這樣一來,養豬場的人就不能開車追了。

    由于體能和速度的原因,養豬場追趕的人群,就被拋在了身后,大板牙和大肥豬都消失了蹤影。

    “呼呼……呼呼……”他們停下了腳步,重重的喘著粗氣,并不停的吞咽著口水。往山上快速的奔跑,是最耗費體能的運動,一般人根本堅持不了五分鐘。

    “他媽的,這個人到底是從哪里來的?”過了好久,陳胖子這才問道。

    “不知道,養豬場白天又不會關大門。”一名壯漢回答道。

    “老子的豬王就這么丟了?它起碼要值五六千塊!”陳胖子說道。

    “老板你不是說不在乎一頭豬的錢嗎?”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大白不用死了。”一名大約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說道。大白就是那頭大肥豬的名字,平時就是他專門負責飼養,“或許這就是天意吧,要不然怎么平白無故的出現這么一個人,把大白給救走了呢?”

    “老趙說的有道理,這么大的肥豬我還從來沒見過。而且剛才它逃走的時候,還沒有選擇逃回豬圈,這不是有靈性是什么?”另外一人說道。

    “說實話,我養了它兩年,已經和它有了感情。剛才老板要殺它的時候,我內心是非常不情愿的。”老趙說道。

    “老板,難道你希望它死?”又有一人說道。

    “都說了,大白是我們養豬場的吉祥物,老子怎么會愿意殺它?”陳胖子說道,“現在你們一個個把話說的好聽,李胖子要是怪罪下來你們來給我抗?要是他封了我們養豬場,你們全部都要喝西北風!”

    “不如這樣。”老趙建議道:“我們另外殺一頭比較肥的豬,然后把豬心豬肚給李胖子,就說是大白的,蒙混過去。以他的水平,根本看不出來那是飼料豬的。反正大白現在已經不在養豬場了,他再來視察也找不到破綻。”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陳胖子說道。

    “看來,大白逃走了還是一件好事了?”老趙說道。

    “好個屁!”陳胖子說道,“那人是來買豬的,如果他追上了大白,同樣會把大白殺了,或者是賣到酒店。”

    “大白那么強,那個大板牙能追的上?”老趙說道,“即使追上了,他也抓不住,我們剛才十幾個漢子都按不住它。”

    “行了,別說了,都回去吧。記住,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能說出去。”似乎也覺得老趙說的有道理,陳胖子說道。

    說實話,陳胖子心里現在是有點慶幸的,也并不怎么恨大板牙。因為大白已經被他當成了吉祥物,當成了他的財運。財運被殺了,他以后就發不了財。現在大白能逃出去,就證明他的財運還在。

    “我們怎么會外傳呢?我們都在養豬場打工,養豬場被封了,我們都沒有工作了。”人群紛紛說道。

    于是,一群人離開了山上,返回養豬場。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