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師無敵 第一千零一章 實力爆棚(上)

目錄:仙師無敵| 作者:葉天南| 類別:散文詩詞

    雖然有半圣上階境的徐莫昌長老。

    還有半圣中階境的許曉蕾和徐曦凌兩人保護著,但架不住還有十名神通境的弟子,三個人一人照顧兩個,也只能照顧得到一半,所以像彷小南那樣一只手抓住一個人,完全行不通。

    只能讓大家手牽著手相互緊緊的挨在一起,等傳送出來的時候,再由三位半圣境用靈力包裹著大家,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所有的人,即使這樣,但還是小瞧了傳送的力量。

    許曉蕾還好,畢竟之前有過經驗,這次更是熟門熟路,在快要被甩出來的時候,就讓自己的靈力全力運轉,緊緊的握住了徐曦凌和徐莫昌的手。

    當眼前一亮后,許曉蕾便帶著徐莫昌長老,還有徐曦凌三人緩緩的落在了地上,徐曦凌畢竟經驗不夠豐富,身體更是一陣搖擺,要不是被許曉蕾給緊緊的抓住,還真可能直接摔到地上。

    徐莫昌長老倒是顯得很談定,在見到許曉蕾和徐曦凌安全落地的后,便和身邊許曉蕾一起,同時身上的靈力快速的運轉,以最快的速度包裹著凌云派的那群神通境弟子。

    但不是由于為數太多,時間上也比較倉促,沒有辦法全部顧及得上,只是讓大家下降的速度稍微的減緩了一些,其中有那么二三個半步半圣境的弟子,倒是反映特別的快。

    身體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后,腳根便落到了地面上,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十幾米,最后還是沒有控制的住,直接摔到在地上,在地上留下淺淺的幾道劃痕。

    其他七八位神通境弟子可就沒有這么好運了,雖然有著徐莫昌長老和許曉蕾兩人的幫助,但由于修為靈力太弱,完全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

    身體更是直接被狠狠的甩到地上,地上瞬間多了七八道深深的劃痕,緊接著一陣劇痛從身上傳來,這七八名凌云派的神通境弟子傳出一陣陣痛苦的呻吟。

    徐莫昌長老和許曉蕾,還有徐曦凌趕緊跑了過去,把這些受傷的神通境弟子給扶了起來,并心疼的看著對方身體上不同程度的傷勢,迅速的從納戒當中取出療傷的丹藥。

    并遞到對方的手里讓其服下,再給受傷出血的地方倒上療傷的粉末狀的藥物,這七八名弟子服用了療傷的丹藥,還有外敷的藥物后,終于是漸漸的穩定了下來。

    徐莫昌長老看到這群神通境弟子的遭遇,身為他們的長輩,感到非常的難受,是自己太小看了這傳送的威力,沒有把大家保護好,更是讓大家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傷害。

    帶著愧疚的表情,拱手說道:“對不起,都怪我照顧不周,讓大家受累了。”

    許曉蕾和徐曦凌也同樣的向大家投以抱歉的眼神,畢竟徐莫昌長老是為了第一時間保護自己,才會耽誤了出手幫助大家的時間,要不然大家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

    這群神通境里面實力和威望都是最高的那位半步半圣的白衣弟子,雖然最后也摔了一跤,但憑著靈敏的身手,倒是沒有沒什么皮外傷,起來后,也迅速的幫忙徐莫昌長老為大家進行包扎和上藥。

    見自家徐莫昌長老竟然沖著大家道歉,倒是心里一暖,凌云派雖然在整個靈修界的實力并不怎么樣,但是卻有一種家的感覺,主要是凌云派的掌門,還有徐林燕和徐莫昌兩位長老都對門中弟子非常的好。

    并沒有覺的自己是半圣境,是凌云派的長老或者掌門就覺的很了不起,跟其他宗門那樣,高高在上的那種感覺,而是非常的平易近人,更是悉心的教導大家,幫助大家。

    讓凌云派所有的弟子對凌云派都非常的認同,當成自己的家一樣,凌云派的三位半圣境,就相當于自己的長輩一般,這也是為什么彷小南羨慕凌云派能擁有如此完美的修煉環境。

    這位白衣弟子連忙拱手回道:“謝謝徐莫昌長老您的關心,這怎么能夠怪您,主要是我們人數眾多,您一個人根本沒有辦法全部顧及得到,我們現在也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而以,沒沒有什么大礙。

    還勞徐莫昌長老您,凌云派圣女許曉蕾和徐曦凌大師姐親自幫我們上藥,我們已經覺的很幸福了,要怪只怪我們的境界修為不夠,處處還需要你們的幫忙,不過您放心,我們一定不放輕言放棄。”

    白衣弟子說完以后,跟著后面的那九位神通境弟子全部一起,朝著徐莫昌長老深深的鞠了一躬,以示自己的感激之情,還有就是謝謝徐莫昌長老對大家的愛護之心。

    徐莫昌長老欣慰的看著大家,連忙上前幾步,一把扶起這位白衣弟子,并用靈力包裹著大家,輕輕的扶了起來,凌云派能擁有如此優秀的弟子,并且是在自己和徐林燕長老,掌門師姐三個教導出來的。

    這種感覺非常的好,更是有一種自豪感,笑著說道:“是的是的,不能輕言放棄,雖然這次你們沒能有機會能在靈泉潭中獲取造化,就被傳送出來了,但也無需介懷。

    你們的心意更是感動了徐林燕長老,令其愿意進入靈泉潭中進行修煉,黃天不負有心人,正是因為有了你們的堅持,才讓我們凌云派終于出現了一位半圣大圓滿境的頂尖強者。

    等回到凌云派以后,必定會爭取到更多的修煉資源來彌補你們失去此次造化之地的機緣,只要你們勤加苦煉,到時候機緣來了,一定會幫助大家沖擊半圣境,為了凌云派的強大而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徐曦凌忽然跟到徐莫昌長老的前面,帶著緊張的神色,說道:“莫昌長老,好像沒有看到祖母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還在靈泉潭中,還是傳送到了其他的地方。”

    徐莫昌長老從傳送出來,就一直就擔心這些弟子的安全,倒還沒有來得及考慮到徐林燕長老,畢竟對方的修為已經是半圣大圓滿境的修為,在這墜魂淵中完全不會有什么危險。

    倒是一時疏忽了,聽徐曦凌這么一說,倒是有點擔心起來了,畢竟大家被傳送出來的時候,徐林燕長老還沒有完全蘇醒過來,還坐在靈泉潭中,不知道是不是還在里面。

    就在這時,彷小南走了過來,沖著大家笑了笑,沖著徐莫昌長老說道:“莫昌長老,你們肯定是沒有看以徐林燕長老出來,在擔心徐林燕長老的安全吧。

    剛剛我已經探查了附近好幾遍,都沒有徐林燕長老的身影,我猜應該是被傳送到了其他的地方,畢竟當時沒有跟大家在一起,這很正常,當時我跟許曉蕾在造化之地的時候,也是如此。

    再說徐林燕長老已經是半圣大圓滿境的頂尖強者,只要不碰到真圣境的魔獸的話,相信沒有魔獸能夠傷到徐林燕長老,所以她的安全倒是不用擔心。

    但這墜魂淵里面到處都充斥著這對靈識有嚴重壓制的濃濃黑霧,就算是半圣大圓滿境的徐林燕長老,要快速的在這廣闊無邊的墜魂淵當中尋找到我們的位置,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是換成我的話,可能也不會這在黑霧當中亂找,而是選擇有目的性的,因為目前不管是破天盟,還是凌云派,就算是不幸分開了,但還是有著自保的實力。

    更何況當時的徐林燕長老,雖然還在靈泉潭當中,但那傳送引起的靈力波動,肯定會發現,并看到我們大家都緊緊的挨在了一起,所以傳送出來后,有很大的機率會在一起。

    這樣的話,我們這群人的安全性就不用考慮了,畢竟有著三位半圣中階境,二位半圣上階境,還有一位半圣巔峰境的強者,十名神通境,完全可以在墜魂淵里面橫著走。

    這樣的話,我猜徐林燕長老肯定會選擇兩個地方,等待著我們的出現,一個就是墜魂淵森林關押著無仙宗九長老和幾名神通境弟子的樹洞,還有一個就是大家進墜魂淵那會的涯上。

    所以我們同樣也有這兩個選擇,是先去找到關押著無仙宗等人的那處樹洞,還是直接尋找墜魂淵出去的路徑,離在這墜魂淵,雖然我們這隊人馬的實力夠強。

    但這墜魂淵實在是太神秘了,誰也不知道有沒有真圣境的魔獸,或者是萬一碰到了比上次碰到的黑暗狂狼還要兇狠的群居魔獸,也可能是誤入一些神秘的空間。

    如果是大家一起都進去了還好,如果只是一部份人進去了,而另外一部人卻沒有辦法進去的話,那就非常的危險了,主要是我們人數太多,十幾個人,隊伍有這么的龐大。

    所以還是不建議大家一直在這黑霧當中的時間過久,但考慮到無仙宗等人的生死,還有必須讓無仙宗給凌云派一個滿意的交待,所以必須帶上無仙宗的九長老和那幾個神通境弟子。

    有了他們在手,才能更直接更有效的讓整個靈修界的各宗各派知道,無仙宗是理虧在先,就等于是有把柄落在了凌云派的手上,這樣的話,比空口白牙的把握會更高些。

    雖然考慮到徐林燕長老可能也會選擇去墜魂淵森林找到那處關押無仙宗等人的樹洞,但也有可能傳送到墜魂淵出口的附近,選擇直接在墜魂淵涯上等著大家,所以二個地方都是五五開。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只有選擇先去墜魂淵森林,找到那處關押著無仙過九長老的那個樹洞,然后再帶著無仙宗等人一同尋找出去墜魂淵的出口,這應該是最穩妥的辦法。

    還有就是由于剛剛大家被傳送出來的時候,靈力波動過大,再加上也過去了這么久,肯定會引起附近的魔獸關注,如果聞到這里有人類的氣息,說不定會吸引大批的魔獸過來。

    雖然我們的這支隊伍的實力不弱,但考慮到我體力的靈力之前消耗太大,就被傳送了出來,還沒有怎么恢復,再加上凌云派這群神通境弟子,在造化之地的時候,就都不同程度的受了內傷。

    現在又受了外傷,傷上加傷,如果過來的魔獸不多還好,但要是數量特別多的話,就算是我靈力處于巔峰狀態,怕到時候也會應付不來,更可能會出現一些意外,就不好了。

    要不我們先離開這里,先尋找到墜魂淵森林再安排下一步的計劃,不知道徐莫昌長老你覺的如何,或者是有更好的計劃或者安排,我們邊走邊商討也行。”

    徐莫昌長老長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彷盟主真不愧是天縱之材,只是這么一會的功夫,竟然能看出這么多的問題,并還能想到應付的解決辦法,令老身自嘆不如,慚愧啊。

    關于徐林燕長老確實如彷盟主所說的那樣,憑著半圣大圓滿境的修為,在這墜魂淵里面應該是不會有什么危險,倒是我們這十幾個人在一起,有實力強大的優勢,同時也有人數過多的劣勢。

    老身沒有什么意見,彷盟主考慮的非常的周詳,我們就聽彷盟主的安排就是,別顧及我多吃了幾年飯,年紀大的緣由,這里彷盟主的境界修為最高,帶領我們也是理所應當。

    在這黑霧當中,魔獸橫生,說不準會遇到那種有特殊本領的魔獸,不被我們發現,偷襲我們,如果有彷盟主統一下令,令行禁止,也更能保障大家的安全,主要是凌云派派的這群神通境弟子的安全。

    再加上老身可沒有辦法尋得墜魂淵森林和出去的路,所以只能有勞彷盟主為我們的領頭,帶領我們前往墜魂淵森林,尋得關押無仙宗九長老等人的樹洞,再把我們給帶出這墜魂淵。”

    彷小南倒是沒有想到徐莫昌長老竟然這么認同自己的觀點和想法,更是趁機把自己抬到了領頭的位置,此等心胸確實難得,難怪能教導出如此深明大義的弟子出來。

    拱手回道:“謝謝徐莫昌長老對小子我的夸獎,小子我也只是腦袋轉的快點,再加上我的經驗沒有徐莫昌長老您豐富,想到的問題肯定不是很全面,到時候在路上還請徐莫昌長老不吝指點。

    本來我是想請徐莫昌長老您為頭,畢竟您身為凌云派三大長老之一,德高望眾,更是擁有著特別豐富的人生經驗,相信由您帶領著我們,肯定沒有任何人反對。

    既然徐莫昌長老您這都這么說了,更是大力支持由我來當這個臨時的領頭,在這神秘莫測的墜魂淵,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那我也就臨危受命,不再推辭。

    倒是如果有那么不妥的地方,還請徐莫昌長老您可以直接提出來,我一定會及時改進,還有就是別怪小子我由于情況緊急的時候,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那我們就先安排一下隊形,大家千萬記得別亂跑,大家都知道,在這黑霧里面找一個人,還真的是很困難,我相信大家在一起這么久了,這么低級的錯誤應該大家都不會去犯。

    隊形跟之前的差不多,凌云派這十位神通境弟子還是居中,前面就由我和瓦鐵華兩個人開路,周裘和徐曦凌分別在兩旁,隊伍的最后面就由徐莫昌長老和許曉蕾兩位負責。

    我希望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能完完整整,安全的到達墜魂淵森林里面,然后帶著無仙宗九長老等人,或者是徐林燕長老一起離開這墜魂淵,回到靈修界,回到凌云派去。

    如果大家沒有什么意見的話,那我們就按這個隊形出發,時間緊迫,我都能感應到很遠的地方,有幾道特別強大的靈力波動,相信應該是沖著我們這里來的,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了有人類的出現。

    或者是以為這邊的靈力波動是一些天材地寶,或者什么寶物出世,所引起的天地異象,但不管出于那種原因,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的不利,所以我們必須盡快離開。”

    徐莫昌長老聽到彷小南說,很遠的地方有幾道非常強悍的靈力散發出來,并朝著這邊而來,但自己之前也用靈識查探了附近好幾次,根本就沒有什么發現。

    從這一點來說,彷小南確實是比自己要更合適這個領頭人,半圣巔峰境的彷小南,完全不是半圣上階境的自己能相比的,雖然自己完全可以當對方的長輩,但境界是不分年齡的,只分強和弱。

    帶著羨慕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想想自己當年也是這個歲數的時候,完全沒有這么高的成就,就算是現在一大把年紀了,同樣也沒有達到這么高的境界,一時不由的感慨起來。

    但現在可不是不凌云派,而是在靈修界數一數二的絕地墜魂淵當中,危機四伏,四周更是有著許多強悍的魔獸正朝這邊而來,非常的危險,必須馬上離開這里才行。

    趕緊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情緒波動,朝著凌云派眾人說道:“大家記住,從現在開始,在墜魂淵里面,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聽彷盟主的指令行事,切記不可違抗或者反對,趕緊收拾一下,準備出發。”

    瓦鐵華和周裘就更加不用說了,瓦鐵華對于彷小南的話,從來就不會反對,不管是什么,都會百分之百的信任并去執行,周裘也是跟彷小南不斷的接觸和熟悉過程中,完全相信了對方。

    許曉蕾和徐曦凌肯定不會有什么意見,畢竟跟彷小南都是非常的熟悉,也知道彷小南的性格,肯定不會做沒有把握之事,況且現在也是這里修為最高的,大家聽他的肯定沒問題。

    凌云派的那十名神通境弟子,就更簡單了,完全是帶著崇拜的眼神看著彷小南,因為彷小南不僅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存在感,更是三番四次的相救凌云派,所以對彷小南已經是毫無理由的信任。

    看到大家都沒有任何的反對,在許曉蕾和徐曦凌的帶領下,和凌云派的這十名神通境弟子一起,異口同聲的答道:“瑾尊徐莫昌長老和彷盟主的話,隨時可以出發。”

    徐莫昌長老欣慰的看著凌云派的這群弟子,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笑著說道:“彷盟主,大家都準備好了,事不疑遲,那我們就開始出發吧,前面就有勞彷盟主和瓦長老了,后面有我和曉蕾,你就放心吧。”

    彷小南見大家都完全贊同,沒有任何的意見,倒是覺的有那么一點點的小興奮,畢竟來到靈修界后,一開始都只有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雖然行事方便,但有時還是覺的有一種孤獨感。

    后來再次來到靈修界的時候,才帶上了神通境巔峰境的瓦鐵華,畢竟之前來過靈修界,修為太低的話,太危險了,就算是神通境巔峰也只是稍微好一點,遇到半圣境的話,完全不夠看。

    但這次至少不再是自己一個人了,不管是去哪,都是有瓦鐵華陪著自己,后來在十萬大山的時候好心出手救了身受重傷,被金光門追殺的周裘,沒想到這也是有因果的。

    在自己和真圣境獸尊一同斬殺了那位域外天魔的同時,自己也身受重傷昏迷不醒,要不是周裘剛好身懷“玄陰之體”正好可以幫助自己療傷的話,可能自己也沒有命活到現在。

    更不可能擁有了周裘為自己的道侶,之后破天盟在靈修界自然而然的從二個人發展到三個人,這一路走來,身邊有自己的道侶周裘,又有自己最敬重的瓦大哥,才漸漸覺的精彩起來。

    這次自己身為領頭,墜了周裘和瓦鐵華外,還有著在下修界時期關系非常好的許曉蕾,還有好朋友徐曦凌,甚至還有靈修界聲望非常高的凌云派三位半圣境長老之一的徐莫昌長老。

    還有凌云派那十名優秀的神通境弟子一起,浩浩蕩蕩的一隊人馬,實力更是爆棚,甚至是可以橫著走的隊伍,完全不像是以前那種只有二三個人,對于比較喜歡熱鬧的彷小南來說,這種感覺確實非常的好。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