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獨尊 第2376章 永生余孽(五十)

目錄:仙界獨尊| 作者:蛇吞鯨| 類別:武俠修真

    螺旋手里劍!!

    這便是陳七與陳陽交流之后的成果之一。

    陳七早就發現永生仙域的力量體系雖然明確,但是過于注重神通,在術法一道之上存在著許多的問題。

    就如陳陽,先天風神轉世,天生便能夠操縱風,這是他的天生神通,可是在力量的運用上,卻是顯得粗糙的緊,一抬手,便是大風刮過去,能夠凝成風刃已然是精細化操作了。

    這其實也與所處的世界有著極大的關系,永生仙域的天地元氣遠遠超過忍界,人家忍者用的是查克拉,力量來源于自身,所以,即使是有著仙人之體,查克拉的量也無法與周圍的天地元氣相比,更無法撬動天地元氣。

    而在這里不一樣,這里的修行者,不但本身擁有著強橫無比的力量,還能夠利用自己的力量撬動天地之力,無論是什么樣的術法,威力都要遠遠的超過忍界,既然隨手一下子,便能夠達到S級忍術的破壞力,那為什么還要花費心思去研究那些精細化的操作呢?

    嚴格來講,這里的修行者修行的最大動力乃是自己的力量境界,而非如何精縮化操縱自己的力量,再加上這世上還有神通的存在,更是擠壓了術法的地位,所以,在與陳陽討論的時候,加入一些其他世界對于力量的精細化操作,便讓陳陽驚為天人,他駭然發現,在力量等級不變的情況之下,精細化操作,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增加自己的戰力,這樣的好事,他怎么可能拒絕?

    一段時間的相處與交流,他對自家的這位兄弟愈發的看重起來。

    至于嫉妒,不存在的,對一名疑似弟控來講,陳七的實力越強,表現的越出現,他便越高興,越為之驕傲,這也是陳七最為受不了他的地方。

    所以,除了極少數的時間之外,他都是處于閉關的狀態,至于現在,更好了,接到了任務,自然是要離開風靈峰的。

    擺脫面對弟控的尷尬局面,陳七心情大好,祭起虛靈劍,直奔青蓬郡而去。

    青蓬郡,是云華宗勢力范圍的邊緣地帶,嚴格來講卻是屬于一個三不管的地帶,各方勢力呈現出犬牙交錯的局面,比起其他的地方,這里更加的混亂,但是同樣,也因為各方勢力犬牙交錯,相互制衡,也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平衡狀態。

    秩序與混亂并行!

    這便是青蓬郡給陳七的感覺。

    他的任務是追查橫驚飛失蹤的線索。

    一個小小的散修失蹤,即使有一些名氣,并不能夠引起什么大的波動,甚至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但如果失蹤的修行者是一百個,一千個呢,甚至更多呢?

    如果這些神秘失蹤的家伙都是一些氣運加深,有些甚至還擁有一些罕見的傳承,一步登天的家伙呢?

    如果這些家伙一直在某個,甚至某幾個大宗、鎮世大宗的關注之下消失的呢?

    那自然會引起巨大的反應。

    特別當這些大宗,將自己所得的資料整理了一番,被巨大的數量震驚之后呢?

    這么大的數量,絕不可能是偶然事件了,永生仙域第天都有散修失蹤,但是在短短的一年之內,如此多的散修集中失蹤,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再加上天機突然紊亂,大劫將至,與這件事情聯系在一起,鎮世大宗也好,其他大宗門也罷,誰也不能等閑視之,所以才會廣發任務,要求調查這些人失蹤的真相,畢竟在天機術失靈的情況之下,這樣的方法無疑是最為有效和快捷的。

    “橫驚飛出身青蓬郡的一個小小的修行世家,不過很早的時候,這個世家便被另外一個世家滅了,所以,橫驚飛初始只是一個小小的散修,直到后來得到了某種傳承,一飛沖天,一躍而成為神通強者。”

    “成為神通強者,在這青蓬郡的修行界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不過他最后還是離開了青蓬郡,四處闖蕩,尋找機緣,每年只會在父母祭日那天回來一次。”

    “他失蹤的時間,也是那段日子,所以動手的人對已經觀察了一段時間,對他有些了解。”

    “這絕不是什么偶然事件,這是有預謀的!”

    “媽蛋,不是有預謀的,各個大宗絕不會花這么大的精力來調查,問題是,究竟是誰做了這種事情!”

    “這些家伙雖然都是散修,而且修為也都是神通境,不過都是身負氣運之人,難道幕后之人是為了氣運才抓捕他們的?!”

    “不對,我不應該亂想這些,我來只是找線索,又不是尋人的,只要查到這廝在失蹤前幾天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搞清楚以后,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陳七暗自道,“至于什么陰謀啊,氣運啊,肉食者謀之!!”

    他現在是造物主,從某種意義上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巔峰,不過不被這個世界承認啊,這個世界承認的,還是一個神通境二重的浮余山弟子罷了,一名年輕的神通境弟子,在浮余山可以稱得上是潛力無限,但仍然只是一個弟子罷了。

    一個小小的弟子,有什么資格參與到這么大的事情上來呢?

    不要說是他,便是浮余山的山主嚴宗守,其實也是沒有資格的,他只是一個任務的分配人罷了。

    想通了這一點,他便息了心思,開始老老實實的尋找起線索來,一意完成自己的任務。

    橫驚飛在青蓬郡也算是名人了,特別是他的家鄉溫水城更是如此,溫水城中的修行者對于橫驚飛有一種特殊的崇拜,畢竟在這么一個小城里,能夠出一名神通境的修士,簡直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一到溫水城,不需要刻意的打聽,便能夠得到一連串與橫驚飛有關的消息,即使他已經失蹤一段時間了,但是關于他的八卦與奇聞逸事,還是在溫水城流傳著。

    各個修行宗門知道橫驚飛失蹤了,但是溫水城的居民不知道啊,一名年輕的神通境弟子,在浮余山可以稱得上是潛力無限,但仍然只是一個弟子罷了。

    一個小小的弟子,有什么資格參與到這么大的事情上來呢?

    不要說是他,便是浮余山的山主嚴宗守,其實也是沒有資格的,他只是一個任務的分配人罷了。

    想通了這一點,他便息了心思,開始老老實實的尋找起線索來,一意完成自己的任務。

    橫驚飛在青蓬郡也算是名人了,特別是他的家鄉溫水城更是如此,溫水城中的修行者對于橫驚飛有一種特殊的崇拜,畢竟在這么一個小城里,能夠出一名神通境的修士,簡直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一到溫水城,不需要刻意的打聽,便能夠得到一連串與橫驚飛有關的消息,即使他已經失蹤一段時間了,但是關于他的八卦與奇聞逸事,還是在溫水城流傳著。

    各個修行宗門知道橫驚飛失蹤了,但是溫水城的居民不知道啊,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