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過是非(5)

目錄:仙侶情俠傳| 作者:飄柔01| 類別:武俠修真

    張少英沒有挽留,當著儒門的面,以武林盟盟主花易玄的名義發了武林追殺令,并公布了御留香之冥王真實身份,霎時漢江大營一片唏噓。因為縱橫派,禪宗的擔保,加之諸宗的睜一眼閉一眼,接近三年的傳聞終于被證實。老百姓自然不會相信一個人能活到一百多歲,但武林中人卻明白這其中的虛實。尤其是諸宗,張少英不公示尚可,一旦公示了,上至朝廷,下至江湖,再到武林都與其有深仇大恨。這些陳年舊怨隨著一代一代人的傳送,天罪之刃數次牽動各方勢力,所造成的傷害天下人人人得而誅之。吩咐了一切,張少英并沒讓張青舒夫婦停留,讓其加緊返回福建。對于南宮秀云張少英始終保持戒心,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張少英有些累了,應玉知香的邀請,玉知香在營亭中備了素齋靜待張少英前來。如此學識淵博,柔雅萬千的奇女子張少英好奇,更尊重。玉知香親自迎接張少英入帳,張少英留下月仙,夜虛,風神三人,屏退六司人員和八角衛。素齋這種東西張少英并無接觸過,他太忙。張少英沒有客氣,簡單吃了些,對他來說這些東西他也吃不出味道,更沒有那種吃東西都能優雅的姿態。玉知香靜靜地盯著張少英甚不雅觀的吃法,這世間人很多,但能夠一眼所見即為信任的人少之又少,張少英正是這其中為數不多之一,雖然天下人對他的評論并不算太好。

    待張少英食閉玉知香問道:“這世間該有的你都有了,但你過得并不開心。”張少英苦笑道:“心愛的人皆離你而去,你還沒有時間去追,這種痛苦你能體會嗎?”玉知香搖頭道:“世人認為真正愛你的人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事而離開你。實則越愛你的人越容易離開你,人的感情和情緒是會間斷的,現實的枷鎖讓很多人錯過便回不了頭。你不一樣,你們沒有枷鎖,回頭并不難。難的是你如何控制住縱橫派當前的局面,為將來的契合做準備。若非如此,以你的性格斷不會如此沉靜。世間諸事時間是最好的證明,鉛華褪去你會發現你想要美好從來不存在,只有最后屬于你的方是合適。”張少英微微一笑,說道:“你所知曉的遠較你說的多。”玉知香嫣然一笑,應道:“你還想知道甚麼呢?”談話間,斥候司來報,仙宗圣主冷逍遙轄眾前來,已至大營。張少英吩咐下去讓請到此處來,不多時冷逍遙攜手雙尊左子手,右子老,仙宗圣女,以及冥宗新制仙宗九派宗師冷劍秋,冷曼莎夫婦,破風,玉環兒四人,另有仙宗新制三十六天罡龍拳老爺李君,天水老怪二人一同隨行。張少英并未起身迎接,諸宗之禮他縱橫派受的起。

    李君與天水二人經過近兩年的修養面色紅潤許多,性子卻輕浮了,走路都與眾不同,見張少英不起身自是免不了嘰嘰喳喳一番。見禮之后,張少英方才請冷逍遙夫婦上座,冷逍遙笑道:“昔日頭枕妻懷,腳枕妾膝,今有佳人相伴,舊人又處于何地呢?”張少英淡淡應道:“這些話并不好笑。”冷逍遙無奈搖頭道:“你真的變了,難怪婆姨不要你。這一路走來你下得一手好棋,跨越時間之長,心思之縝密,謀略之精妙,當今天下無出其二。”張少英應道:“這個稱贊我接受了。”雙尊相視一眼,淺笑嫣然,美目之后的深沉則是擔憂,這個弱冠的變化實是驚人。世人一直都忽略姬沄與張少英的師徒關系,因為姬沄并沒有賜姬姓入冊。實際上,賜姓與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乃縱橫派上任掌門人名正言順的入室弟子,當今縱橫派掌門人姬奔月的師弟。

    冷逍遙笑道:“如此說來你是決計不會告訴我了?”張少英道:“武林盟冥宗已挑起七宗定俠,漢江此處當為仙宗大展身手之機。”冷逍遙哼哼點頭說道:“你的這份算計瞞不過我。一柄天罪之刃足可改變一切。諸宗醒悟的遲了數十年,這盤棋已剎不住。縱橫派大局已成,剩下的是內幕。普天之下莫非縱橫,你可以放心的走了。對了,花易玄正與你婆姨一塊來尋你,如此有好戲看了。武林盟主親自處理你的家事,何況還是初戀情人。”張少英霎時臉色觸動,他并不是個大度的人,他很愛妻子,對于花易玄他竟有同情亦有戒心。如此表里如一的美男子他張少英尚不及十之三四,其與妻子才是絕配,自己不過是撿了個便宜。妻子是愛自己的,但這出于夫妻倫理的愛意,妻子心中的丈夫并非是他,這也是分別之后張少英所領悟到的。靈霜亦是如此,曾經視性命如兒戲的她,她的改變只是想要一份生死相依的真摯情感,因為那是聶羽給不了的,他張少英年少天真剛好合適罷了。他不懷疑妻妾對自己的真心,但明白前因后果只能讓他更痛苦。

    見張少英面露不快,冷逍遙笑道:“天大地奇,海納百川,識術有成的你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吧?不跟著你淌渾水是最明智的選擇。”張少英苦笑道:“好友真乃吾知己也!”冷逍遙哈哈笑道:“弱冠如你,言出者也,亦無建樹,不害臊麼?”張少英應道:“心乃自然意,明鏡亦非臺。”冷逍遙無奈搖頭,直白說道:“由信仰聚集成的組織,屠戮是最愚蠢的方法。”張少英道:“是非天下,人心所望,自當有所為。”冷逍遙暗嘆一聲果然如此,亦不再問,上前向玉知香問道:“上有高山流水,下有陽春白雪,不知姑娘可有雅興?”冷逍遙之名玉知香怎會不知,其嫣然一笑,看向了張少英,張少英隨即讓凝香取來瑤琴和板桌,方添香奉茶。

    但見玉知香嫣然若故,神色為之一靜,國色天香之態竟是那般清麗,不食人間煙火。其雙手撫琴而起,熟練如斯,琳瑯之音散布開來。陽春白雪乃有名古曲,多少樂師一生究習,所成不過其皮毛,難有其心境。玉知香一出手仿佛與琴曲融為一體,彈奏間的身體搖曳仿佛天女下凡,一舉一動是那般清麗,只是多了一絲庚歲的風韻罷了。如此一個奇女子叛出云都,冷逍遙都在懷疑事情的本身。此刻一聽琴曲,冷逍遙已知其非虛,云都高層果然人皆非凡。陽春白雪分為兩段,上曲剛畢陡然聽得,漢江大營警號聲起,跟著戰鼓輕捶,這是身為武林盟盟主才有的拜禮。武道已名義上統一,花易玄便是武道首尊。

    戰鼓一響玉知香心念受阻,只得停手作罷,在座聽眾無不感惋惜,張少英是沒有這份心境的。

    果然,斥候來報,武林盟主花易玄及二主人以入得營中。張少英沒有猶豫,身為副盟主,上下之禮不可僭越,當下張少英率部去迎接請禮。

    中軍大營轅門外,花易玄與柳燕并肩而立。原本柳燕不愿平肩受禮,但花易玄執拗而為,柳燕從未見過他如初過分的堅持,答應了。原本她以為離開散散心,殊不知天下之大她已無處可去,身邊一大堆人暗中跟著她,她也無法擺脫。寒心的是,丈夫并沒有來尋她,雖然丈夫深愛著自己,但他的心早已融入縱橫派數十年的謀劃計策中,為此他可以不顧一切,包括他最愛的人。柳燕是個知書達理之人,他理解丈夫的做法卻仰止不住自己的情緒,她希望能有丈夫的關注和疼愛。路遇花易玄是其沒有想到的,其一直在為覲見之事忙碌,這次是專程來見丈夫的。雖然花易玄極力隱藏,識術有成的柳燕卻見到了他少有的憤怒情緒。無處可去的她早已沒了頭緒,就這麼被他一路帶回漢江大營。

    今日的花易玄一身白衣長袍俊朗非凡,三十而立成就如此盛名,當今武林除了張少英便是他。從名義上說漢江大營也歸他轄領,上萬人的迎接陣仗是花易玄意想不到的,至少諸宗在建制上沒有撇開武林盟盟主尊位,雖然其對漢江大營并無實際指揮權。這時的張少英一襲銀色錦衫,簡單的系以逍遙巾顯得頗為另類。終究非教化之人,率性隨意,自不在意世俗之禮。張少英緩步走近二人,花易玄身后的武林盟九屆衛均背向不受副盟主之禮,見禮之后,柳燕瞧得丈夫的恬靜不由眼圈兒緋紅,完全忽視了張少英激動的內心。張少英掃視著妻子,疏于打扮的她神韻全無。但竟做了決定張少英不會猶豫,當下請禮花易玄入中軍大帳。

    花易玄沒有任何猶豫,信步前行,步入帳中上座帥位,接受諸宗下屬之禮。一時間諸宗皆心思莫名,陳坦秋對這個年輕人的影響可謂不小。見禮后,花易玄朗聲說道:“本尊所為諸位當知曉,我只問諸位,覲見之事作罷,還是暫時停下?”諸宗掌事皆齊聲應道:“武林盟之士一諾千金。”花易玄點點頭,應道:“如此甚好,諸位此時用心犧牲頗大,花易玄了然一身,無所表示,謹在此祝諸位旗開得勝。”謝禮之后,花易玄走下階來,示意要去探望諸宗傷員。冷逍遙知趣的做了引導,留下張少英夫婦。
江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