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神通 第三千二百八十四章 從天而降的劍

目錄:絕世神通| 作者:獨孤小杜| 類別:玄幻魔法

    “洗劍國主前輩,多有得罪了!”

    秦蕭還是很客氣的對洗劍國主躬了下身,有些歉意的道了一句。

    不過,顯然,洗劍國主前不接受這樣的歉意。

    “哼哼,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覺得說得不得罪的話,還有什么意義嗎?”洗劍國主冷笑的看著秦蕭。

    這一次他受的,可不止是一份恥辱啊,還有一份元氣大傷。

    傷到了元氣,可是沒有那么容易恢復的過來的,那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也要耗費大量的天材地寶,才可以恢復過來的。

    他秦蕭這一劍,也確實是有夠狠的。

    此時的洗劍國主,已經不能再繼續的一戰了,否則只會讓傷勢加重。

    但顯然,他的落敗,并沒有令問題得到解決,而是讓麻煩真正的開始。

    秦蕭看了看一臉憤怒的洗劍國主,也倒是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秦蕭道:“有沒有什么意義,對我來說并不重我,我只想表達我想說的罷了。”

    “我從一開始就并不想與你洗劍國主前輩為敵一戰的,只是戰斗還是發生了。”

    “我只是想告訴洗劍國主前輩你,這個世界還是有正有邪的,有光明和黑暗的。”

    “先不說洗劍太子真假的問題,就拿洗劍太子本身來說,也是個極惡之輩。那些噬魂者,可堪比血剎盟的人,一樣的可惡,一樣的是為我們八大圣域所不容的,一樣是為正義之士所不容的。”

    “我剛才所殺的,全部都是噬魂者,這一點洗劍國主前輩也已經看到了。”

    “我兄弟浪驚鴻,本是正義之士,就轉化為調查洗劍太子,最后不小心遭到了不測,被洗劍太子以詭異吞噬力量控制,變成了邪物。”

    “他以身殉道,以死來捍衛他的正義之心。他的死,是誰造成的?”

    “就是他洗劍太子,如果不是洗劍太子將他殘害成這樣,他豈會自我湮滅?豈會走上這痛苦的死路?”

    “洗劍太子,極邪極惡,我今天若不殺他,豈能對的住死去的無數無辜生命?豈能對的住這天地的浩然正氣?豈能對的住我的正義之心?”

    “洗劍國主前輩,還是再奉勸你們一句,不要再做無畏的保護,你們今天保不住洗劍太子的。”

    “今天,我必殺他洗劍太子無疑,誰都保不住他的命。”

    聽到秦蕭的話,洗劍太子表情無比的猙獰。

    狠瞪了瞪秦蕭之后,又對洗劍國主兩人道:“父皇母后,你別聽這個瘋子在這里胡言亂語,簡直就是妖言惑眾。”

    “我只不過是收錯了一些手下罷了,那些不聽話的手下亂殺了一些無辜之人罷了。”

    “這本就不是什么多大不了的事情,用的著這么上岡上線的,要至于孩兒于死地嗎?”

    “我看此子就是故意的如此,想要毀我洗劍王朝罷了,其心可誅啊。”

    “父皇母后,可千萬不要聽信了這個小子的妖言。”

    “他先傷孩兒,再傷父皇,肆意妄為,無法無天,眼里根本就沒有我們洗劍王朝。”

    “如此之人,還枉稱是什么正義之士,不過是一群狗屁罷了,虛偽無比的小人。”

    洗劍國主夫婦二人的神色也無比的陰沉了下來。

    其實眼前的情況,已經爆露出了許多的事實了。

    秦蕭的話他們雖然不全信,但至少也能信到六七成了。

    確實,很多事情,他們已經看到了。以前也聽聞過一些,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覺得他的太子不會玩的太過火才是的。

    畢竟來說,洗劍王朝現在已經是在慢慢的交到他的手里啊。

    而且來說,他的太子一直以來都表現的非常的優秀,非常的能干,各方面都是非常的優秀的,非常的讓人放心的。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洗劍國主才敢慢慢的將洗劍王朝交到洗劍太子的手里。

    這種觀念根深蒂固之后,想要再讓他相信其他的一些話,自然就很難了。

    所以,即便是知道很多情況,他們此時也依然不愿意相信的,還是更愿意相信洗劍太子的話。

    再者來說,天底下,哪有父母不包庇自己的孩子的?

    哪怕是自己的孩子做錯了,如果小懲罰一下那還可以接受了。

    可是要殺了他們的孩子,那是怎么可能的事情?

    “陛下——”

    洗劍王后看著洗劍國主,搖了搖頭。

    雖然沒有說什么話,但意思也非常的明顯了,就是一定要保護好洗劍太子,不能相信秦蕭的話。

    洗劍國主看了看洗劍太子,他的心里其實是稍有些復雜的。

    不過這會兒,他也知道要怎么做,他必須要保他的太子不死啊。

    至于其他的事情,等事后再說吧。

    現在有外人在,也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

    “洗劍太子,你不是很能耐嗎?你又不是真的洗劍太子,你干嘛演的這么像呢?”

    “他們二位又不是你的父母,你用個什么苦肉計呢?”

    “別以為你心里在想什么哥不知道,哥清楚著呢。你的那點伎倆,哼哼,我勸你還是早點收收吧。”純潔哥不爽的道了一句。

    他一直看洗劍太子就非常的不爽啊。

    現在浪驚鴻還被他給害死了,純潔哥就更是不爽了,早就有種恨不得將洗劍太子給搞死搞殘的沖動。

    “哼哼,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呢?如此荒唐至極的話,也虧你能夠說的出來,真是可笑。”洗劍太子冷掃了純潔哥一眼。

    秦蕭冷眼看了過來,沉聲的道:“是真是假,已經不重要了,我們弄不明白,那就算了。”

    “但我想,總會弄明白的。”

    “這些現在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死定了。”

    “看來想問你什么話,也肯定是什么都問不出來的。那算了,我也不想再在你身上浪費一丁點口舌了。”

    “你,給我死吧!”

    說罷,秦蕭就要動手。

    洗劍國主和洗劍王后目光死死的盯著這邊,一幅只要秦蕭動手,他們就會不顧一切出手的架勢。

    洗劍太子那邊,一臉的猙獰幽冷,眸中深處閃出了異樣的光澤。

    呼!

    正在這時,一柄劍忽然從天而降。

    這是從虛空極遠處而來的劍,帶著無上的光芒,帶著一股絕世的凌厲降臨而下。

    劍,扎在了地面之上,綻迸出來的劍氣鋒芒,形成了一道可怕的壁壘,擋在了秦蕭的面前。

    顯然,這柄劍,是針對秦蕭而來的。

    光是一柄劍,竟然就散發出了極可怕無敵的氣息,讓人驚震無比。

    這柄劍,還不知道是從多遙遠之地而來的,極短時間就能夠落到秦蕭面前,形成一股阻攔的力量。

    秦蕭的眉頭也不由的皺了起來,看著這柄劍。

    這劍柄,極強極強。

    這柄劍,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件歷害的世界神兵,絕世的神兵。

    光是劍給人的威力,就足可以讓一般的世界神境都會有些害怕顫抖了。

    純潔哥更是不自覺的后退了幾步,嚇了一大跳:“我去,這什么鬼劍,竟然如此的凌厲鋒芒可怕?”

    “什么鬼啊,這個小子,怎么命這么硬呢?這個時候,還有誰要出來替他撐腰了?”

    不爽啊,真的是非常的不爽啊。

    眼看只需要一劍便可以直接的將洗劍太子給秒了啊,就差這最后的一劍啊,竟然有救兵來了。

    看到這劍,洗劍國主的臉上也馬上涌出了幾分濃濃笑意。

    他知道,他搬的救兵來了。

    這次為了救他的太子,他這張老臉算是都豁出去了。

    洗劍太子嘴角又勾起了幾抹笑意,他還打算拿出底牌來呢,現在看來不用了。

    有大靠山就是好啊。

    很快,兩道身影便是從天而降。

    一名白發蒼蒼模樣的老者帶著一名中年男子模樣的男子,這兩人給人的感覺都很冷漠。

    但給人更多的感覺是強大,無敵的強大。

    兩人的氣勢,太過于強大鋒芒,絕世無匹。

    這種強大的感覺,也是重重的襲擊了一下秦蕭,讓秦蕭的眉頭都不由的深皺了起來。

    顯然,這對他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中年模樣的男子手一揮,剛才落下來的那柄劍,也自動的鉆入了他的身體,不見了蹤影。

    秦蕭的目光打量了下這名中年模樣的男子,后者也同樣的在打量著他,盯著他看。

    “四步古圣境?”

    這名中年模樣的男子,竟然是一名四步古圣境的存在。

    但他剛才施展的那一招,足夠章顯出他的極度極大。

    給人的感覺,也是極強大的存在,應該不亞于自己的。

    難不成,是蒼穹榜靠前的存在?

    另一名白發蒼蒼模樣的老者,是世界神境的存在,這個就更可怕了。

    兩人同時出行,看這樣子,應該是一對師徒的。

    一對師徒都如此的強大,當真是可怕啊。

    恐怕放眼八域,也是一段佳話吧?

    這救兵,還一下子來了倆個?

    情況,不太妙啊。

    “兄弟,這什么情況來著?”純潔哥問了一句。

    秦蕭搖了搖頭,道:“不清楚啊,看這樣子,應該是洗劍國主搬來的救兵吧。”

    “不愧是活了極古老歲月的存在啊,有點人脈人情面在那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沒想到,竟然搬的出如此強大的存在。”

    “搬不出如此強大的存在,那人家也不搬啊。一般人,也不敢輕易的出手不是。”純潔哥撇了撇嘴道。

    這倒也是啊。

    但現在也沒有辦法了,秦蕭也只能是苦笑了一聲。

    走一步看一步吧。

    “歸海兄,有勞你了。”

    “若非萬不得已,真拉不下這張老臉來救你。”

    “可是這一次,我真的是別無他法了。也唯有請兄出手,救救我的太子吧。”洗劍國主對白發蒼蒼模樣老者抱了抱拳,行了份禮。

    白發蒼蒼老者擺了下手,道:“洗劍兄,你我二人年少便是相交結識,曾經患難與共,也是患難之交的生死兄弟。”

    “雖然你我二人現在極少有聯系,但當年的情份,老夫也是斷然不會忘記的。”

    “想當年,你可還救過我的命呢。你既然開了口,那自然不管如何,這件事情,我歸海管定了。”

    洗劍國主聽聞,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喜色出來:“如此,那便一切有勞了。”
江西快3开奖